韵乃YuNaiELK

忙于生计
更新无望
有缘再见

【DBH警探组】百万美元宝贝(上)

原作:底特律·变人

CP:康汉康无差,一句话900G和马赛。

Summary:康纳在变成一只机器猫,这让汉克几乎抓狂。

搞笑吐槽向,人物性格崩坏注意。设定是仿生人革命胜利后康纳在底特律警局和汉克共事。

~~~~~~~~~~~~~~~~~~~~分割线

汉克发现事情不对劲时sumo正坐在他身边,大狗温顺地蹲坐着,尾巴在地板上左右扫动啪嗒啪嗒地响。老警察发誓他已经好久没这么如临大敌了,他半蹲着腰靠近狗屋,从那里边正传来一种特别诡异,特别奇怪的声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蠕动。汉克屏住呼吸,从后背枪带抽出自动手枪迅速上膛,在他大吼的那一瞬间,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狗屋里钻了出来。

“你好,副队长。”

RK800型号的仿生人从狗屋里探出头,朝汉克咧开嘴,露出一个八颗牙标准微笑。

“What the……”

汉克周末的清晨从一声怒吼开始。

 

康纳乖巧地坐在一把圆椅上。他整整齐齐地穿着制服,双手握拳,眼神随着汉克行走的轨迹左右移动。汉克本来在清理被康纳弄洒的狗粮,那股探照灯一样的视线几乎让他发狂了。

“老天啊!康纳,你为什么要跑来藏在我家的狗窝里!”

“我,我和sumo交流过了,它同意和我暂时分享它的房子,我充分尊重sumo,取得了它的同意。”康纳小声回答,他低着头,垂下的一簇头发随着这个动作在空气里摇晃。汉克看了眼sumo,它很安静。惭愧,他和sumo生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能学会狗语。

“康纳,你是仿生人,不是迪斯尼电影里的公主,别告诉我你真会狗语。”汉克极力阻止sumo去舔舐那些掉在地上的狗粮,“嘿sumo ,别过去。”

康纳迟疑着张嘴,又闭上,再张嘴,接着他做了一件汉克这辈子都没想到的事。他从圆椅上下来,用手撑着地板,缓缓地侧躺在地面上,接着他蜷缩起身子,整个人都贴在地板上了。

“很抱歉,副队长。”仿生人回答,他像只猫一样抬起头,“我现在只想干这个。”

     你现在只想像只猫一样睡在洒满狗粮的地板上?!!汉克在内心咆哮,“你他-妈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我现在整个中枢的行动效率都在变弱,我很虚弱。”仿生人回答,“而且有一种意念驱使我来到这里,我摆脱不了。”他看了汉克一眼,汉克从那没有变化的眼神看出了为难的感觉,正当他放下扫帚准备去安慰仿生人时,该死的塑胶混蛋伸出一截小舌头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舔了一口地面上的狗粮。

“副队长,狗粮已经受潮并提前过期了。”

“Fuuuuuuuuuuk!”

今天的汉克·安德鲁森依然处于绝赞焦虑状态中。

康纳在汉克公寓的地板上躺了一整天,到夜晚时才恢复一些。汉克一开始的咆哮狂怒在傍晚时转变成了担心。夜晚时他把当机的仿生人抱上沙发,康纳大概是用铅做的,他沉得要命。

“你有进行过那个,自我检查吗?”

“是的,我到目前为止大概进行了一亿五千万二千八百三十二次自我检查,我想我体内的任何结构和组件都没有出现问题。”

康纳回答,他只有眼睛能动,所以他眼巴巴地望着汉克。

“你和模控生命的售后服务部联系了吗?”

“副队长,我是特殊机型,售后服务部不负责我的维修,我需要直接联系开发部门,但似乎我的联网功能出了些问题……我只能看见猫,有很多猫科动物的图像在我的视野里乱晃,可能与我之前的搜索有关……这可能是某种新型病毒袭击的后果。”

汉克捂住脸,他无话可说。

“我可能需要补充一些……补充一些功能性液体。”

康纳好不容易翻了个身,他在沙发上伸长躯体打了个哈欠,汉克忍住不去看他大张的嘴。

“好,”副队长走到他的电脑面前,他总不能让康纳一直瘫在沙发上。

“我可能需要纯度更高的钛溶液。”康纳补充了一句,“最贵的那种。”他安静地躺在属于汉克的长沙发上,双眼睁开直面天花板,像个从商场里搬来的高级塑料模特。

“好!”副队长咬牙切齿地按下鼠标左键点击订购按钮,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解决方案让这个异常仿生人尽早滚蛋。

 

汉克来到警局时他的同事一如既往地在摸鱼和辛勤工作之间徘徊不定。他先去找头儿报告了康纳的问题,康纳得请假返厂维修,当他说到这个时对方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他没出什么大事吧?”

“没有。”

“咳,汉克。”局长突然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汉克,“有件事你得知道……那次革命后有些仿生人不属于耶利哥的编制,所以他们的社会保险和意外伤害险都不算在工作单位的预算里,事实上,我们还没有针对这种特殊情况的专项资金……”

“我明白了。”汉克诚挚地握住他老哥们儿的手,“我一定会把那个小混蛋手工修好的。”

“事实上,Rk800-51的情况比较特殊,鉴于他当时和你是搭档关系,所以他暂时被归在你的户籍中,也就是说,他的意外花销得由你先垫付……”

就好像一坨冰淇淋像鸟屎一样轻柔地掉到汉克的头上,冰凉的奶油顺着他的脸直往下流。钱啊!他仿佛看见自己账户上的数字迅速清零再跳到负数。他的钱啊!!

“康纳这次故障属于工伤,我有确凿证据证明他是承担了过多任务才出现这种问题。”不愧是副队长,汉克你真他-妈地会随机应变。

“咳,等政府建立起完备的系统把特殊机型划分进去他就能开始领社会保险和津贴了,我看看,其实也没有多久,那些吃软饭的混蛋不猝死的话五年内就能给你报销。”

汉克眼冒金星,他有种想撞墙的冲动。但作为一个有担当的成年人,他还是选择冷静地和局长握手顺便请假。

他出门时撞见了另一台仿生人,汉克马上认出这是盖文的那一台,因为仿生人手里拿着一杯咖啡。副队长马上过去拦下他,RK900朝他看了一眼,那张脸上完全没有一点傻气,只有杀气。

“我需要向你咨询一些问题。”

汉克尝试和这个硬骨头安卓沟通。

“我现在必须马上找到里德警探,恕我不能分心。”

安卓残忍地拒绝了沟通。

“包在我身上。”

汉克几乎是用了全身解数把躲在换衣间的盖文骗出来,他拽着后辈的手臂一个擒拿把他摁在地下。

“你会遭报应的!”盖文扯着嗓子在办公室里大叫。

RK900满意地朝他们走过来。

“很好,现在我愿意协助您,您需要什么帮助?”

汉克向RK900叙述了康纳的种种反常行为,包括他效能变弱,行为举止逐渐猫化的情况。

“猫?”Rk900的指示灯冷保持蓝色连闪烁都没有,“我们几乎是最先进的机型,不会出现模拟行为失控这种低端行为。并且,我们模拟的对象是人类,并不是猫。那台RK800需要检查硬件,他可能是中枢出现了问题。”

“他的硬件并没有问题。”

汉克虚弱地看了眼手机,模控生命刚把康纳的检查信息发过来,还有账单。

“他足够优秀,不过RK800作为处于过渡阶段的机型在性能完备性上确实无法与我匹敌。”RK900扫描了那些信息。“硬件状况良好,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汉克和RK900一同陷入沉默。

“他之前又出现相关异常状况吗?”

RK900眨了下眼。

“他是异常仿生人,他一直都很异常。”

康纳捂住了脸,他在某种程度上开始同情盖文。

“我是说,你们仿生人不是住在一块吗,在那个仿生人专用公寓楼里,他那时候有什么异常吗?”

“你没和他住在一起吗,副队长?”

RK900有些疑惑地发问,汉克点头。

“我并不清楚,我近两个月来一直在与里德警官同居中。”

不不不我不是问这个,汉克摆手,被堵住嘴的盖文躺在地上用眼神在割他喉咙,汉克发誓他的同事们现在没有一个在认真工作,所有人都在偷听他和RK900的对话。

RK900建议汉克带上康纳去见卡姆斯基,“我们的父亲,他一定知道怎么解决这种感觉问题。”汉克不由自主地被900型号的冷静沉着游刃有余打动,不愧是最新的机型。

“还有,一个建议,您最好将RK800接回去,这有益于他的健康。”RK900说,“我不知道仿生人是否有心灵一说,但如果您相信的话,他可能遇到了心理问题。”

 

康纳是自己从模控生命回来的,他无法再回到仿生人公寓,因为按他的话说,他的尾巴会把他往汉克家里拽。“他是有生命的,有自主意识,我无法控制它。”

康纳和汉克一起坐在沙发上,竭力向他形容那条看不见的尾巴。

   那握尾巴的手势真是太糟糕了。汉克关掉电视,他绕到康纳身后看了一眼,那里什么都没有。

再说仿生人会自己长出尾巴吗!难道康纳其实是腐殖质做成的菌基所以尾巴会像蘑菇一样从他身上长出来?他真的会长出一条尾巴吗?!

“我在变成猫,或者说我的身体在以为我是一只猫。”

“具体症状。”

汉克现在宛如那种晴天被冰雹击中多次的倒霉蛋,再来一次也无妨。

“我一定得舔自己的手,我想舔自己的头发,但我舔不到,这让我十分焦虑。”

康纳在拨弄额头前那簇刘海,“而且我还忍不住打哈欠,尽管我并不需要睡眠。”

汉克感觉他的思维在超载,他迷糊着想睡觉,而康纳正蹲坐在沙发上,开始舔自己的手;沙发越来越挤了,汉克睁眼时Sumo也爬了上来,他闭上眼,再睁开时康纳正和Sumo靠在一起互相舔毛,Sumo关切地把康纳的头发舔得像洗了头一样湿,而康纳正用他面积不大的舌头给Sumo顺毛。老天啊,我一定是在做噩梦,汉克恨不得永远把眼睛闭上,但他还是抓住康纳的腰,把他拖到左边,再抱住Sumo,把它抱到右边。然后他找到了Sumo的笼子,把它哄进去。康纳艰难地控制自己的视线不到处乱晃。

“我知道你想要那个,”康纳无力地靠在沙发上,露出肚皮。他紧张焦虑时就想露出肚皮,“没事,你今天睡Sumo的窝。”

“那实在是太好了。”

康纳从沙发上手脚并用“嗖”地跳下去接着钻进木屋,他的体型挤进去还是有点难度。

“等等,”他把头从那个洞里伸出来,“副队长,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休眠,这种奇异的兴奋感——”

“不,康纳!”

在康纳朝他扑过来脸部迅速放大的一秒里,像是一百公斤重的铁锤撞向可怜的副队长,在康纳和他的肢体接触的一瞬间他听到自己的后腰传来的清脆响声。

 

“哦,看起来你们相处得不错。”

卡姆斯基今天也在他那宫殿般的豪宅里接待了他们。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双手握拳的康纳和扶着腰的汉克,从他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接过旁边的克洛伊递来的毛巾擦干还在滴水的头发。

“是我的错。”康纳坦诚地承认,“昨晚我严重干扰副队长的睡眠——”

“哦不不不别说了,”汉克一手扶着自己的腰另一只手抓住康纳,康纳张了张嘴,又听话地选择闭上。

卡姆斯基的眼神中写满了他不纯洁的思想。“我记得RK800没有搭载性爱功能,当然,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

“不,不需要,绝对不需要。”汉克义正言辞地拒绝,但是那听起来也不错,副队长。不,你个塑胶脑袋马上把这事给我忘掉。短短几秒内他和康纳的眼神交流暴露了太多信息,卡姆斯基又笑起来,天知道汉克有多不习惯这个擅长讥讽的人。

“哦,变成猫?听着不错。”卡姆斯基优雅地从泳池里舀了一杯红酒放到嘴边。

“等等,你直接喝吗?”汉克问,泳池里现在还泡着两个穿着泳装的仿生人,汉克感到自己的人生观受到了挑战,而康纳的指示灯不停地闪烁。“副队长,”他抓着汉克的衣袖,“我有点怕水,我得站远一点。”

卡姆斯基突然把那杯酒往康纳头上洒去,敏捷的仿生人抓住汉克挡在身前,可怜的副队长还没反应过来时红色的液体已经从他头上流下来了。

“你们!”汉克气到想手持双枪同时向他们两个射击,你们他-妈地在袭警!他差点就这么叫出来。气到腰痛啊这简直!

“看来你说的是真话。”卡姆斯基走到康纳身前,而克洛伊递给汉克一条毛巾。“没事的,您可以把他一脚踹进去,我们不会在意的。”她安慰汉克。

“真的吗?”汉克问。克洛伊和泳池里的两个姑娘同时点头。

看来卡姆斯基的日常生活没有副队长想得那么愉快。

“前所未闻,前所未闻啊。”卡姆斯基在屏幕上查看康纳的各项数据,他皱着眉对着那些绿色蓝色的曲线和柱状图,他沉默了许久,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

“我明白了,”伟大的创始人说,“我们对仿生人有非常严重的误解。”

“什么误解?”汉克被这严肃的氛围搞得非常紧张。

“我们一直以为仿生人最终会选择成为人类,而种种现象表明他们确实这么做了……当然,我们当初也是按人形来设计他们的,但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卡姆斯基义正言辞地得出结论,“如果有些仿生人其实并不想变成人类,比如你”,他指了下康纳,“其实你想变成一只猫,但人类的躯体妨碍了你的想法。”

“比如RK900吗?其实他想变成一棵仙人掌然后把里德警探挂在上面在办公室到处走动威胁所有人?”

康纳插嘴说,而汉克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他看了看康纳,又看了看卡姆斯基,再看了看康纳,最后他伸手去摸康纳的头顶。

“副队长,”康纳紧张到结巴,“您在干什么?”

“看看里面有没有长出猫耳朵。”汉克喃喃地说,紧接着他绝望地咆哮起来。“我的搭档,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搭档的最大心愿是变成一只猫?老天,我该怎么办?”

康纳的指示灯开始变红了。

“不,副队长,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变成一只猫,我一开始是刑侦用的仿生人您还记得吗?”他抓着茫然的汉克的手急于解释,“这个念头,我也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念头什么时候开始生成的,但我确定,如果您不同意我是不会变成猫的,”他苦涩地说,“何况我认为我的本意也不是做一只猫,我很害怕,但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在害怕,但你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卡姆斯基拍手,“汉克,忘掉那个变成猫的结论,重点不是康纳变成什么动物而是他产生这种想法的源头。”

“所以你一开始说的那个仿生人变猫论是假的?”

“当然。”卡姆斯基笑容可掬,“不过你有需要的话,仅需两百万美元我就能把康纳变成一只机器猫,不考虑一下吗?”

汉克的表情开始呆滞。副队长,副队长!康纳抓着他的肩膀正大力摇晃着他。

“变成机器猫……好像也没那么糟……”

汉克还在喃喃自语,康纳快准狠地用手掌猛力接触副队长的左脸,清脆的响声和疼痛一下把可怜的当事人打醒,汉克捂着自己脸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朝康纳的脸挥了一拳,康纳敏捷地躲开了。

“您选择的攻击目标并不正确,”贴心的克洛伊递给副队长一罐药膏,“您真的不考虑换一个攻击目标吗?”

“啊,克洛伊,别开这种可怕的玩笑。”卡姆斯基补充了一句,“虽然是我开发出了他们,但我对他们并不了解,尤其是在仿生人全部产生自己的思想之后。我只了解他们作为机器的那部分。关于成为人的那部分你应该去问别人,比如现在气头正盛的那个仿生人领袖,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汉克认同了这个建议,也接受了克洛伊的建议。他对着卡姆斯基的屁股踹了一脚。跌落的创始人带起不小的水花。康纳躲在了汉克的背后,卡姆斯基在泳池里发出一声尖叫,克洛伊站在泳池边边,她脸上带着微笑。

“欢迎你们下次再来。”她把康纳和汉克送到门口,脸上依然带着自然的笑容。

女人是多么可怕啊,汉克和康纳再一次感慨道。

(TBC)

评论(6)
热度(53)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