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乃YuNaiELK

忙于生计
更新无望
有缘再见

【mercykill】All good things

CP:加布里埃尔·莱耶斯X安吉拉·齐格勒

Summary:在战争的废墟中莱耶斯遇到了一个小女孩。

Warning:出于私心有年龄操作,注意

~~~~~~~~~~~~~~~~~~~~~~~~~~~分割线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去。”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对他的老战友说,年轻的指挥官拿着一只布偶悻悻然地走进帐篷,他脸上少有地露出了挫败的色彩。加布里埃尔望向他战友的身后,那边有一座帐篷,黄色的光从防水帆布里透出来,他从这儿能听到一点孩子的声音。

“怎么样?”

加布里埃尔问,而莫里森摇头。

“有个小女孩不愿意收下礼物。”

他朝莱耶斯摇了摇手中的兔子,那本来是要送给孩子们的玩具。

加布里埃尔知道那些孩子,他和莫里森带着军队经过那座教会医院,里面的孩子都是在战争期间被送来的,他们的家人要么是无力保护他们,或者死在他们前面。在战争初期军方就成立了一只专门小队,用于在战场上搜寻这些儿童,把他们保护起来送往更安全的后方。

而莱耶斯和莫里森在往前线开进的路途中在侧翼发现了这家几乎被遗忘的医院,他们向上层报告,希望尽快把孩子们转移。

 

“明天上午特殊救援队会赶到。”

莫里森回答。他和加布里埃尔一起在一盏白炽灯下边商量明天应该把军队驻扎在何处,在把那些孩子送走后他们得在山谷的制高点上布防,保证后方送来的补给不会被智械切断。正在加布里埃尔在地图上画圈候安娜掀开布帘走进帐篷,她叫了一声莫里森的名字。

“指挥官,这是来找你的客人。”

从她身后走出来一个女孩,看面相不到十岁。她有着北方人种特有的浅色金发和蓝色瞳孔,站在他们面前还不及莫里森的腰高。女孩有些不安地站在门口,安娜牵着她的手,她的身板有些单薄,套着一件明显太大的连衣裙,裙摆垂到了脚踝,边上还有缝过的痕迹。莫里森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因为这个女孩哽在原地,和他将来的那尊雕像一样不知所措。他脸上的表情和如临大敌没有什么两样,在女孩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时更深了一个度。

“老天,”安娜小声对加布里埃尔耳语,“你不去帮帮他吗。”

“安娜,他才是我们的队长。”

莱耶斯回答,他抱起双肘靠在一边,莫里森正在和小女孩解释他们不能收下她的东西。

“但是,妈妈说过,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就要表示感谢。”

女孩一字一顿地说,她抱着那个八音盒朝莫里森举过去,莫里森的表情仿佛写着那是一颗定时炸弹,他朝莱耶斯和安娜投来求救的目光。

“我们的队长没有一丁点哄小孩的经验。”

安娜说着,推了加布里埃尔一把。

“女士。”

加布里埃尔朝女孩蹲下,他握住她的一只手,那只手瘦小而冰凉。

他们去了帐篷外边。夜里有些冷,穿着粗麻布裙的女孩坐在他旁边的一块水泥板上,她把裙角拎在手中好不至于把布料弄脏。她有些紧张,加布里埃尔是一个可怕的成年人,尤其是对一个年幼的女孩来说,他深知这一点。于是,他尽量蹲下来,比女孩更低,好让她低头就能看见他。

“你是指挥官吗?”

女孩问。

“是的。”莱耶斯回答,尽管他不是。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呢?一般那些孩子会这样问莫里森,莫里森会回答说很快,马上你们就能回家。再等一会儿所有人都能分到一块苹果派,然后你们就都能坐飞机回家啦。

“你马上就能回家啦……”他尽力去模仿莫里森的语气,陈恳又温和,语调平缓以达到安抚的效果。

“但是我没有家……”女孩坐在那块水泥板上晃动双脚,她的鞋也不合脚,只能挂在她的脚上晃荡。莱耶斯一时间说不出话,他只能用宽厚的手掌去安抚女孩,他把手放在她头上,细软的金发嵌在他的指缝里,女孩突然抬起头,她澄澈的蓝眼睛直面加布里埃尔的双眼宛如最直接的审判。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莱耶斯也背过脸去。

但金发的女孩没有像那些孩子一样哭闹。她向莱耶斯举起双手,像那些教堂的雕像中向上捧起光芒的天使。在她手掌的凹陷处捧着一个八音盒,古铜的质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温润。她虔诚地捧着它,用这种古老的奉献姿势面对面前的拉美男人。

而莱耶斯因此惊讶了,他笑了笑。

“给我的吗?”他问,而女孩点头。

莱耶斯接过这个那脆弱的工艺品。

女孩有些踟蹰不安,她抓着自己的衣角用眼角观察莱耶斯的反应。她张开嘴,又闭上,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莱耶斯看。

“我收下这个,那么你要拿着这个。”

他在女孩眼前左右晃动那只布偶,这是一只粉红色的毛绒兔子,原本是要由莫里森送给孩子们的玩具。

“但是,妈妈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女孩迟疑地盯着玩具,她的双手垂在身侧。

“我的妈妈也说过,所以我也不能随便拿你的东西。”莱耶斯捉着兔子耳朵把它放到女孩手上,她抱住它,为了不让它掉到泥土上。她把脸藏在兔子脑袋后面,从兔子的两只长耳朵后边瞅着莱耶斯。好了,解决了,莱耶斯想,他拍下裤腿上的泥土准备站起来。

“我叫安吉拉,安吉拉·齐格勒,”女孩突然小声说,声音因为紧张而发颤,“我可以问您的名字吗?”

“当然。”莱耶斯又再一次蹲下来,低头。“当然可以,我是加布里埃尔·莱耶斯。”

女孩把脸从玩偶里探出来一点。

“我可以叫你加比吗?”

她大着胆问,而莱耶斯板着脸说不行。女孩愣了一下,她马上把脸缩回玩偶后面,莱耶斯以为她这次真的要哭了,他听见女孩的抽泣声。

“其实我的意思是可以。”

在对待小孩的方面,莱耶斯也不比莫里森好上多少。他很快就败下阵来,把手伸给女孩。

“加比。”

“嗯。”

“加比!”

“嗯。”

“加比!!”

安吉拉坐在那里晃动她纤细的双腿,一边喊着莱耶斯的名字。莱耶斯没法让她停下来,只好抓住她的手。

“停下,女士,停下,不要打扰到别人。”

安吉拉马上就安静下来,她站起来,跌跌撞撞地绕过地上的石块,莱耶斯牵着她的手好让她有个能抓稳的东西。

“一个淑女不能在外边待太晚。”他准备把安吉拉送回孩子那边去,明天就会有人带她离开这片战区,她会被送到和平国度的孤儿院里,在那里有很多爱心人士,他们会竭尽全力照顾好她。而莱耶斯要做的就是保证这一切照常发生。他知道他们其实是在赎罪,他们犯下的过错总会转嫁在无辜的孩子身上,这些孩子原本不应该遭受这些伤痛。

在门口时莱耶斯停下脚步,但安吉拉并没有走进去。她转过身来,抱着那只布偶,看了莱耶斯一会儿。

“你在干什么?”

莱耶斯问,女孩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记住你。”

说完后她转身跑进帐篷。

莱耶斯若有所思地抓了下后脑勺,然后按照每日惯例去巡视今晚巡逻的士兵。当他回到指挥部时安娜正和莫里森一起分析一张地形图,上面已经插好了蓝色和红色的旗帜。

“回来了?”莫里森看了眼莱耶斯的手中没有布偶,这说明任务圆满完成,他松了一口气。

“那是什么?”

他问莱耶斯另一只手中的东西。

“没什么。”

他的同僚回答,他把东西塞进裤兜,然后和他们一起站在那张地形图前边。

“加比,你怎么做到的?”安娜看着他把那个八音盒放进口袋,之后她问道。

“秘密。”

女狙击手笑了起来,而莫里森正埋头于那些坐标。你们在说什么?他问

“以后我们会知道的。”

莱耶斯没有继续说话,他望了眼窗口,那边的灯光已经熄灭,他希望孩子们今晚能睡个好觉。

 

“有人要找你,指挥官。”

这时候莱耶斯已经成了暗影守望的指挥官,尽管但凡有人提到指挥官三个字他们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杰克·莫里森。

“指挥官,有人找你。”

莱耶斯头也没抬,找你的,童子军。他对里屋的莫里森说。莫里森嘟嚷着从座椅上起来离开他的显示器。

“是你。”安娜说,“出来,我叫的是你。”

莱耶斯连毛线帽都不想摘,他的眼皮在打架。他从监控室出去,外面的阳光刺眼得厉害,有个金发姑娘站在走廊中间,她穿着白大褂,莱耶斯觉得这人有点莫名的眼熟。声音传播的速度快过大脑思考的速度,那声“加比”从他耳朵眼里钻进去,在鼓膜上嗡嗡作响。

“见鬼。”他这样想着,脸上却不自主地露出笑容,他朝她走去,就像多年前一样。

(End.)

评论(2)
热度(20)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