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乃YuNaiELK

章鱼色波纹疾走,爬墙速度一流,各坑反复横跳,杂食稳如老狗
每天都被萌到满地乱爬,吹爆太太们

【茸米茸】 Night escape 夜逃

夜逃

CP:乔鲁诺&米斯达 茸米茸无差

Summary:乔鲁诺哭了一次,米斯达哭了两次

心血来潮想看小男孩哭写的文。小男孩真好啊,真好,他们怎么这么好,我又在深夜流泪

~~~~~~~~~~~~~~~~~~~~~~~~~~~~~~~~~~~~~~~~~~~~~~~~~~分割线

乔鲁诺失踪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米斯达派出的侦查小队在第二天时仍旧一无所获,他们搜遍了整座那不勒斯城,从山顶的修道院到山脚的咖啡店。第三天时米斯达决定亲自接手这项任务,尽管希望渺茫——他们只差把全城的地砖掀开一遍,或者把教堂旁边的墓地全刨开。他不能让乔鲁诺失踪的消息走漏出去,不然潜伏在黑暗中的那些人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一样全部扑上来;他们花了好一段时间来整顿组织,乔鲁诺不会想看到这一幕的。

而且清理那些渣滓很费时间。米斯达这样想着,望了眼窗外,现在正是正午,古老的城墙沐浴在永远金黄的阳光中,微风拂过窗边的树枝,有几朵云在天边飘来飘去,米斯达没像往常一样盯着它们看。乔鲁诺不见了,这件事挤在他脑子里像发酵的面团一样越涨越大,挤得他头皮变大。

事务暂时交给福葛处理,已经第三天了,福葛和米斯达都担心会有人看出端倪,不过据福葛所说,暂时还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组织的BOSS失踪这个事实。但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明天南部城市的谈判团会就酒水税率的问题前来协商,找不到乔鲁诺他们都得完蛋。倒不是说打不过还是什么别的,乔鲁诺不在这事情是谈不成的。

“交给你了,我走不开。”福葛把头埋在半米高的文件材料里,“乔鲁诺是怎么看完这些的……我的天。”他拿起一份文件放到另一叠上,又把它取下来拿在手里翻了几下,接着把文件扔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明天谈判团就要到了。”福葛捂着额头接着说,他已经连续加了两天班,材料审批不是米斯达的活,米斯达会把那些下边送上来的文件一枪打穿,这样不好。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用紫烟,把他们熏晕得了。”米斯达认真地说。

福葛从文件里抬起头,僵硬的面部肌肉挂上了一丝勉强的笑容,他抓着钢笔的手停在半空中。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吗,老实说,”他停顿了一秒,“我很害怕,米斯达,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就像那个时候一样。”

“我知道。”因为我也一样。这句话米斯达没说出来,他不想让福葛的焦虑加深,“我发现你模仿乔鲁诺签名越来越像了。”

“我花了两小时来模仿他的签名。”福葛的目光迅速地扫到下一份文件上,刷刷刷地签上乔鲁诺的名字,“以前我是不知道新建公益公厕这种事还需要BOSS过目……哦,这是什么,吸血鬼,什么玩意。”

他们俩同时沉默了好一会儿,米斯达从来没有想过乔鲁诺会离开他们,不管是以哪种形式,是乔鲁诺说他要成为流氓巨星,他也做到了。他们踩在鲜血上开辟出了这条道路,也将继续在血与黄金的道路上走下去,乔鲁诺不是那种患得患失的人,他不会贸然离开他的城市。

而且他也不应该一个人离开,至少带上他和福葛中的一个。米斯达会跟他一块走的,他很喜欢这里的起司和热可可,但乔鲁诺需要的话,他会跟着他一起走的。福葛的话,米斯达不知道他会如何抉择,他之前离开了他们,后来又回到了他们身边,米斯达决定不在这件事上多嘴,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如果他想离开了,我们会跟他一起。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福葛盖上乔鲁诺的那支钢笔,笔与笔盖相接触的地方发出“啪”的清脆响声。

“乔鲁诺不会那么做的,而且那家伙,他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米斯达看着窗外那根树枝在风中摇荡,顺手抓着窗框跳上了窗台,“我要去找他”,他说完就跳下了窗台,一块东西跟着他的轨迹跌落下去,那是福葛扔来的领带。

“你现在也是干部了,米斯达,记得打领带,你代表的是——”福葛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我知道,是组织的门面,拜拜。”

米斯达朝身后挥手,福葛关上了窗。

 

“干部代表的是组织的门面。”这句话也是乔巴拿金句之一,乔鲁诺曾经在阳光下金发闪闪地对新来的干部们说出了这句名言,他们大部分都比乔鲁诺年纪大,大很多,但乔鲁诺·乔巴拿确实当上了组织的一把手,他的话就是铁律,所以这句话很快地被传达下去。米斯达曾经目睹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干部单膝下跪亲吻乔鲁诺手上的戒指,这是组织历来的规矩,如果换个人来做会显得滑稽,但正是乔鲁诺·乔巴拿,他的话米斯达就没有一丝违和感。乔鲁诺天生就是要成为领导者,他的话有一种安抚人心的魔力,而他本人则难以捉摸。乔鲁诺深知要坐稳这把交椅的诀窍在于令人畏惧而又令人安心,他似乎天生就很擅长这些,他像只褪去身上的绒羽换上锋利的正羽的鸟儿一样,天生就该在红丝绒的椅垫上梳毛。

有时米斯达都要忘记乔鲁诺现在才十七岁,而他自己也才二十岁左右。他对于自己的年龄一向没有自觉,却也意识不到乔鲁诺·乔巴尼是个比他还小几岁的半大孩子。

米斯达走在路上,他经过了三家书店和四家咖啡馆,还有一家花店。一时间不知道接下来往哪走。太阳已经显现出西移的痕迹,他找了张桌子坐下,打算靠他的脑子想想乔鲁诺会去哪里。

但是要猜测乔鲁诺的想法太难了。乔鲁诺十五岁时米斯达就猜不透他的想法,现在乔鲁诺十七岁,他的脑子只会越来越难猜,米斯达也不喜欢去猜乔鲁诺在想什么,他会去直接问乔鲁诺,然后乔鲁诺会告诉他。

然而乔鲁诺的脑子里有一片无人涉及的湖泊,他的过往和情绪全部沉在里面。自从乔鲁诺当上BOSS后,他脑子里无法说出来的东西越积越多。他要操心很多事,比如说,光米斯达和福葛作为左右手远远不够,乔鲁诺需要培养忠于自己的势力,他跟米斯达说,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候选人。说这句话时他犹豫了片刻,因为他和米斯达都记起了那些倒在这条道路上的人。乔鲁诺的食指不安地按在栏杆上,钢铁中长出的藤蔓从栏杆上像水一样垂下去。

“我仍然会在深夜记起他们,他们所有人。”

他轻声说,那是他当上BOSS后少有的吐露心声的时刻,米斯达看见了乔鲁诺眼中闪烁的东西,他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就像他不知道自己的手现在应该插在兜里面还是外面。

乔鲁诺要像一个合格的黑帮领袖一样,极端的无私而自私,他要对这座城市报以博爱,又不能真正爱上什么人和物,这对于一个十七岁的人来说是挺不容易了。

 

做BOSS好麻烦啊,米斯达握着那片起司,把三明治里的火腿扯出来分给替身们。

“啊三号你怎么还在打五号。”

他用手指把金黄的小人分开,五号在桌上哭起来,一号和二号站在旁边看热闹。

怎么办。

去哪里找乔鲁诺。

米斯达现在只能想这些事。乔鲁诺已经失踪了三天,他和福葛考虑了最糟糕的情况,乔鲁诺可能是被别的势力绑架了,可能他遇到了更强大的替身使者,或者最最最糟糕的情况,他已经死了,尸体沉在海底,鲨鱼正从上面游过去。最后一种米斯达只是想到一点点都会全身血液发凉,他绝对无法接受乔鲁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就算乔鲁诺被鲨鱼吃到只剩下亮晶晶的眼睛,米斯达也要把他带回来。

“米斯达,米斯达!别哭了!!”

“其他人都在看你!”

米斯达回过神来时已经为时已晚,咖啡馆里的其他人认出了他,他们全部躲到了外边。不得了了,米斯达边擦鼻涕边想,这下全部人都会知道组织的干部在路边的咖啡馆里像个被甩了的十三岁小姑娘一样哭哭啼啼,乔鲁诺知道了不会高兴的。

替身从桌上扯了纸递给他,米斯达很大声地擤了鼻涕。

但往好处想想,世界上还没有能打败乔鲁诺替身的鲨鱼。乔鲁诺不喜欢带保镖,因为保镖会妨碍他打架,米斯达见过成长之后的黄金体验,金灿灿地像镀了金的甲虫,他有次在床上和乔鲁诺提到了这个妙想,乔鲁诺足足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分钟,绿眼睛一眨不眨。

“米斯达,我确定你是认真的。”乔鲁诺说,然后掀开了米斯达身上的被子,把冰冰凉的脚伸到米斯达肚皮上,米斯达骂出了声。

换成现在米斯达就不敢吱声。他有点怀念乔鲁诺、布加拉提和阿帕基还有纳兰迦他们都在的日子,那时候乔鲁诺还有点想躲着阿帕基的意思。米斯达还记得乔鲁诺第一次来的时候的情景,他脸上不安的神色,他漂亮的金色卷发和绿眼睛。这样一想,乔鲁诺那时候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轮廓,还没有完全长开,就家伙这么跌跌撞撞地闯进他们中间要当黑帮老大,关键是他还当上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地米斯达就对乔鲁诺有一点点着迷,在迷信的力量下他把乔鲁诺当作一块人型护身符,青春期的男孩们很容易玩在一块,于是在他们所剩不多的悠闲时光里,米斯达带着乔鲁诺去了他的秘密洞穴。那不勒斯的海岸线上有很多洞穴,从那里看到的风景特别好看。乔鲁诺对于米斯达这个岩洞表示了赞赏,他兴致缺缺,但又不想扫米斯达的兴。

“那你一般待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嘛,”米斯达说,“什么也不干,看看云啊太阳啊,睡个觉之类。”

乔鲁诺向他倾下身子来,他的发辫随着动作垂到米斯达肩上。

“什么也不干?米斯达,你真是个怪人。”

然后他们回到了秘密基地。布加拉提还守在屋里,看见他们就像招呼孩子来吃晚饭的家长一样,让他们下次不要回来太迟,纳兰迦要饿疯了,纳兰迦饿疯后会用叉子扎福葛的手,他会被福葛打飞到墙上,为了纳兰迦,下次他们要早点回来。

好吧。乔鲁诺说,不自然地动了动脖子,他还没习惯组织里这种兄弟朋友一样的相处方式。

 

米斯达不能再想纳兰迦和布加拉提的事,他的眼泪要有个限度,而且时间也不多了。日光已经微弱了下去,黄昏时的天空是漂亮的橙红色,而街上竟然没几个人,米斯达问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请您回去吧,最近晚上城里在闹吸血鬼呐。”

老板畏畏缩缩地收拾桌椅,米斯达觉得事情开始有点意思了。

“你回去,我要在这里等到天黑。”

米斯达一直等到了十一点,店里安静得只有钟表走动的响声。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兴许老板是在骗他,老城就是会有很多古古怪怪的传言,米斯达想着要不先出去继续找找乔鲁诺,但他的迷信思想在作祟,他也想看看吸血鬼长啥样。

米斯达如愿以偿,玻璃碎裂的巨响炸开了宁静的空气,米斯达打了个滚躲过落下的玻璃碎片。一坨人形的东西砸开了米斯达的藏身之处,男孩敏捷地躲过那记勾爪,怪物尖叫着从他身上扑过去,米斯达开了两枪打断它的动作,不然他刚刚脖子早断了。

他小心地蹲在角落,那头怪物潜伏在黑暗里。米斯达听见了它的呼吸声,怪物的血的黑色的,一直延伸到吧台后边。他弓起身子小心地朝吧台过去,五号和三号已经蓄势待发,如果那只怪物垂死挣扎,那么他还有子弹来解决它。

米斯达吼了一声跳到吧台侧面,那一秒他的心抽紧了,因为吧台后边什么都没有。下一秒他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到了半空中,他奋力地去扯捆在脖子上的东西,三号和五号在他的身边尖叫,子弹命中了怪物的眼睛,米斯达被甩到了半空中,摔在一堆桌椅里边。

那根锐利的东西,那是根舌头,恶心的肉粉色,正在舔米斯达滴到地上的血。米斯达的腿受了伤,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血。

就在这里给它最后一击,管它是什么东西。

怪物的舌头再一次缠住了他的腿,米斯达没有犹豫,他连开了两枪,但竟然都没有命中是实感,他心中一惊,下一刻就被吊在了舌头上。

上当了这蠢货!

六号和七号的子弹准确命中怪物的舌头根部,剧痛的之下怪物把米斯达甩飞了出去,米斯达再睁眼时发现他已经到了路中间。

这下总算是干掉它了,那鬼东西,都是福葛的错,福葛相信科学,他说世界上绝对没有吸血鬼。米斯达拖着腿去看那坨东西,他的子弹已经用完,但愿那东西死透了。他还来不及看清这东西就变成了灰,风把灰吹得一点不剩,米斯达一无所获。

 

米斯达坐在半夜的马路中间,有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他没有找到乔鲁诺,还发现城里在闹鬼,鬼还是真的。老天,乔鲁诺到底去哪了。米斯达坐在路中间疼得龇牙咧嘴,福葛可没空来把他拖回去,福葛还在加班。这个点路上没车也没人,难道真要他靠脚走回去。

但米斯达没能下定决心回去,他的心里像空了一块似的,就像他靴子上的鞋带没了一样,他把乔鲁诺搞丢了,金发碧眼的乔鲁诺,十七岁的乔鲁诺,他们的BOSS,喜欢穿露胸装,天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穿那种衣服,还总喜欢对他笑。

乔鲁诺当上了BOSS也没学会笑得真一点,他天生不适合笑。

米斯达坐了会儿,再次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这里离海很近,他换了个方向,换到朝向海水的那边。

海滩上有个影子。

别吧,再来一只他可受不了。他握着枪一瘸一拐地追上去,那团模糊的东西在月光下越来越近,那是个人,错不了,米斯达的心在狂跳,他跑起来,朝那个人跑过去,明明他们之间只隔着短短的一段距离,但他怎么都跑不到一样。他把靴子蹬掉留在沙地里,腿上还在流血,血把砂子黏在他腿上。

他拼命地喊,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蝙蝠在半空中盘旋的吱吱声、砂子被踢开的声音,他什么都听不到,包括自己的声音,他跑得越快就越听不见,在离那个人只有几步的时候米斯达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他停在原地,海风吹掉了他的帽子。

“乔鲁诺?”

他很轻地叫了一声。

那个人雕塑一样站在海滩上,他的脚踩在砂子里,像尊被固定在沙滩上的古希腊塑像。

接着塑像回头了,他及其缓慢地扭过头来,米斯达吸的那口气堵在他胸里边太久,堵得他胸疼。

米斯达看见了什么呢?

他先是看见了一张苍白的脸,苍白的脸颊下是苍白的嘴,月色中那对眼睛仿佛镀上了一层磨砂材质一样,绿得朦朦胧胧的,像是被磨坏的人偶的眼球。那确实是乔鲁诺,米斯达不会认错,那双眼睛,那张嘴,还有脑后散开的金发,确实都属于乔鲁诺·乔巴拿。但有哪里不对,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银色的月光下乔鲁诺像是在银水里泡过一样的不真实。

米斯达想锤乔鲁诺一拳,或者拥抱他,但他只是站在原地说不出来话,而乔鲁诺轻轻地喊了声。

“米斯达?”他说,“是你吗米斯达?”

“是我。”米斯达摸了下鼻子,“我找了你好久,刚刚遇到一只怪物差点害死我。话说乔鲁诺,你为什么……那是什么?”

     米斯达透过乔鲁诺的身体看到了两颗星星。

“啊,”乔鲁诺闻言摸了下自己的腹部,那里已经不再淌血,米斯达的嘴还张着,他又从乔鲁诺小腹上的洞里看到了倒映在海平面上的月亮,月光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闪耀。

“……”他看见乔鲁诺把手伸进自己的伤口在里面摸索着什么,米斯达的头皮有点发麻。

“黄金体验能治好我,”乔鲁诺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平静,“米斯达,能帮我个忙吗……我的血快被抽干了,我需要……一点新鲜的血液。”

妈的你怎么不早说,我的血全流在路上了。米斯达说,不对啊,你要我的血干什么?

然而砂子很沉,压在米斯达的光脚上,他的腿也很疼,来不及从乔鲁诺身边走开,所以即使乔鲁诺现在是个瞎子,他也一把逮住了米斯达。

“不不不乔鲁诺其实我也不剩多少血了你你你别过来——”

乔鲁诺像神话传说里那种能变成人的树精一样缠住了他,他冰凉的身躯紧贴在米斯达的腹部,光裸的双手像新长的幼枝一般箍住米斯达的腰背,他连呼吸都是冷的,喷在米斯达的脖子旁边,就像擦了酒精棉球一样凉飕飕。毛茸茸的卷发随着风蹭在米斯达脸上,米斯达绷着脖子,乔鲁诺的瞳孔比夜还黑,从里面透出一点不见天日的绿色,就像什么古老魔法摄魂术一样,米斯达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不能再看乔鲁诺的眼睛,他的灵魂要被吸进去了。

在这个当儿乔鲁诺一口咬了下去,伴随着刺麻的痛感米斯达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救命!他BOSS变成吸血鬼了,那不勒斯的明天即将被阴云笼罩,他没法走,因为乔鲁诺还缠在他身上像条破了洞的海带,剧本不是这么写的,福葛原本也不用加班到天亮。

“别叫了米斯达,喂,别叫了。”

米斯达回过神来的时候乔鲁诺正在补自己肚子上的洞,黄金体验在他身上左右忙活。

“我会变成吸血鬼吗!”

他从沙滩上坐起来,把自己浑身摸了一遍,发现脖子上没有伤口。

“我把你补好了。”

乔鲁诺疲惫地坐在米斯达面前,双手搁在大腿上,他的衣服破破烂烂地挂在腰间,上边都是血渍。他抓起一块石头,那块石头变成了一只螃蟹,从米斯达旁边横着爬过去,这表明他的体力已经恢复了。风吹过乔鲁诺裸露的脊背,他的发卷被风吹散了在脑后飘飘扬扬,黄金体验在治疗他后背上的伤,那里有几道横向的创口,已经结了痂。

“我失踪多久了?”

乔鲁诺看了眼月亮,又看了眼米斯达。

“还好,算上今天是第三天。”米斯达回答,他失血量不小,头有点晕,不懂乔鲁诺为什么要和他坐在这里看月亮。乔鲁诺招手让他过去,他们俩紧紧地靠在一起,月光从乔鲁诺侧脸边上滑过,在他鼻尖上留下一点光。

“米斯达,”乔鲁诺的语气突然低了下去,“你不会有事,我不是吸血鬼,刚才那只是我需要补充体力,之前我在这里躺了很久……我没法让黄金体验出来。”

米斯达的直觉告诉他乔鲁诺在为什么东西挣扎,他在犹豫,乔鲁诺眼中的湖泊荡起了波纹,漆黑的湖水深处有什么在游动。乔鲁诺欲言又止,他低下头又抬起头,少见地迟疑着。

“发生了什么,乔鲁诺?”米斯达终于问了出来,一如既往地,乔鲁诺给了他答案。

“我做了个梦,梦到了布加拉提他们,他们站在海的那边看着我,我钻进水里一直游,我游了一整天又一整天,就是靠不到岸。”乔鲁诺说,“你看,米斯达,我知道,在梦里我也救不了他们。”

又是一阵沉默。米斯达想起了藤蔓,藤蔓上花和藤蔓下的人。他知道乔鲁诺是什么感觉,就像被缓慢地从中间撕开一样,他们必须前进,即使一半的躯壳留在过去,也要拖着剩下的另一半躯壳前进。

他们在一起才是完整的。

“还有呢,在那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在意这个,乔鲁诺。”

这很残忍,但米斯达必须继续问下去。乔鲁诺看着他的眼睛,他似乎终于要开口了。

“米斯达,我杀了我父亲,”乔鲁诺的睫毛眨动了下,像蝴蝶的翅膀一样,他说这句话时声音很轻很轻,“就是这样。”

乔鲁诺抓着米斯达的手把他拽起来,他们踩在海边的砂子上,湿润的颗粒在脚趾间滑动,没走一步都有种要陷下去的错觉。米斯达发怔地看着他,关于乔鲁诺的过去,米斯达一无所知,但他握着的手是真实的,热乎乎的。

“为什么,乔鲁诺?”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必须那么做,如果我不杀掉他,他会造出更多的僵尸。”

米斯达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但那是你爸。”

乔鲁诺没有搬出他那句不能把一句话重复两遍的金句,他对着无边的海抽泣了,月光在他的眼睛里闪烁。米斯达惊诧地侧过脸,发现乔鲁诺确实在哭,天啊。

“因为他来找我了,”他断断续续地说下去,“他来找我是为了杀掉我。”或者控制我,他喃喃地说,“那是他残留的部分碎片,他需要一个新身体,普通人的身体没法适应他的血统。”

“是那些吸血鬼吗?”

“啊,准确来说是僵尸,普通人没有变成他那样的吸血鬼那种资质。我杀掉了几个,可能还有一个吧,逃走了,哦,是你遇到的那个吗。”

那就是了。米斯达想,光一只他就得应付好久,再来几只可不行。

“那他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点碎片应该也没了。”

得到了米斯达的回复后乔鲁诺说了这句话,然后他没再说话。米斯达和他一起走在潮湿的砂子里,湿砂阻力很大,每一步都要用力把脚拔出来又踩进去。

“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他死得很快,只是我从来没见过他,也没见过他死。”乔鲁诺突然又开始说话,“他的头发也是金色的,所以我是遗传了他的发色吧。”

在乔鲁诺的叙述中,他察觉到了异样,于是循着踪迹追过去,发现了隐匿在黑暗中的男人,乔鲁诺知道那就是他的父亲。啊啊,用凡人的肉块拼凑起来的躯体,乔鲁诺说,那样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第一次开始怀疑生命,世间万物生生不息,每一秒都会诞生新的生命,他说,我无法承认那种生存方式。

然后父亲发现了乔鲁诺,他认出了他,说自己就是为他而来的。难道你不是一直在等待我吗,过来,到我身边来,我的孩子。乔鲁诺的眼睛依旧澄澈,能看见黑暗中的尸骸和他父亲尖利的指甲和犬齿。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两种矛盾的感情裹挟了他,父亲的声音带着蛊惑的魔力,那正是乔鲁诺所熟悉的,对他而言,摄魂术没有作用。

而他意识到,他父亲的真正目的是杀死他。

具体的细节他没和米斯达说,米斯达也能猜到,乔鲁诺被重伤后没法召唤出替身,就这样倒在附近的某个地方昏迷了两天,直到米斯达找到他。

但乔鲁诺说漏了嘴,把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全向米斯达和盘托出了,米斯达从来没收下过这么多乔鲁诺的秘密,他一时间不知所措。

以前放学回家时,我会想象出他来,他会在家里等我,但现在我知道,他不会再来了。乔鲁诺说,他们从来没和我说过他的事,所以我很好奇,你看过我钱包里的照片吗,他就长那样。

“那谁看得出来,那就是个背影。”

“所以你确实偷看过了。”

乔鲁诺严厉地看了米斯达一眼。

“他几乎抽干了我所有的血,”他又提到了那场战斗,不停地眨着睫毛,很困了似的,“我不知道原来抽血也那么疼。”

“不过我最后还是阻止了他,这就够了。”

乔鲁诺站在及膝的海水里,白沫被冲到了他腿上。

“只是,有时候想到父亲和母亲、还有纳兰迦他们,谁都会很憧憬那种生活吧,父母和朋友陪伴的生活,我也一样啊米斯达。”他背对着月亮,仰起头。“我花了很久时间习惯这一切,看清这一切。在我小时候,想不明白这些事,后来我终于发现,不是世界在失控,而是我,我注定要走上这样的道路,我遇见了你们,又失去了你们。”

“从逝者那里继承的意志将照亮我前进的道路。我乔鲁诺·乔巴拿的梦想之一,就是带着他们的份一起活下去。”

米斯达现在彻底无话可说了,海水击打着海岸,他像是被一阵巨浪袭击了头,被过强的音浪冲晕在地,被塞进教堂的管风琴的簧片里,几百个榔头在敲他的头。乔鲁诺·乔巴拿,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人,一阵浪打过来从米斯达头顶浇到脚底,米斯达胸闷气短,呼吸不畅,他的嘴像扇贝一样一张一合,无法发声,胸里边堵了一百只海胆。乔鲁诺走在他前面,发现他没跟上来,回头看他。

米斯达发现乔鲁诺在笑,这次是真情实感地在笑,这家伙。他再看看活生生的乔鲁诺,眼睛又要发酸。他想起布加拉提、想起阿帕基和纳兰迦,他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命运和时光像利剑般把他割开,他从刀锋上看见一抹绿色,那是乔鲁诺的绿眼睛。

乔鲁诺深情地凝视着他的双眼,他漂亮的金发在月光下摇荡。

“喂,米斯达。”

他说,但是米斯达抢先一步抱住了他,米斯达还在浑身滴水,湿毛衣和帽子都在滴水。

涨潮了呢。乔鲁诺想,在米斯达的拥抱中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仰,海浪拍打着他的小腿,一切都是漂亮的银灰色,就连米斯达也是银灰色的。从米斯达那里传来的体温还是那么令人安心,乔鲁诺拍拍他的背,却发现米斯达的肩膀一耸一耸地,他在哭。

“这样可做不成干部哦,而且我已经三天没洗头了……你抱得还真久啊,”乔鲁诺慢慢地说,“再抱那么紧的话,我有点忍不住了。”

他话音刚落,米斯达就像碰到盐水的海参一样跳开了。他的脑回路真的想不到乔鲁诺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什么来,他被这家伙感动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乔鲁诺竟然有闲心在嘴上打炮。

“我说,米斯达”,金发的家伙单手叉腰站在水中,“你不会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当然了,你是组织的BOSS,保护你的安全是我的第一要务。”

“那你过来,来我这儿。”

“乔鲁诺,我为了找你断了一条腿,你跟我好好回去不行吗,福葛还在加班。”米斯达哭着说。

那不行,我不想回去。乔鲁诺说,我就想在这待一晚上,你陪我一起。

“和我待在一起吧。”

他轻快地从米斯达身旁跑过去,抓住他的手,带着他在风中奔跑。米斯达原本站在原地,他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跟着乔鲁诺动了起来,他们在奔跑,沙滩上的脚印转瞬即逝。乔鲁诺跑在米斯达的前面,他金色的长发随着动作飞舞起来在米斯达的眼中飞扬,于是米斯达就看见了风的颜色。

风是金色的。

(End.)

 

 

 

 

 

后记:

清晨的时候米斯达在海边的洞穴里醒来,第一个念头是福葛怎么办,第二个才是谈判团。

让他们多等等也无妨,乔鲁诺在编他的那头金发,何况我们还有紫烟。

米斯达对于组织的未来有种挫败感。

他们到的时候福葛已经被淹没在了文件的海洋中,紫烟在旁边擦自己的口水。他们进门的时候,福葛正在斥责紫烟,警告它别把口水沾到文件上。

乔鲁诺叫了他一声,福葛握着钢笔从纸堆里爬出来。我喝了大概两千克的咖啡,高材生头也不抬。小心紫烟,你们自便。

下午的会议你有什么头绪吗。乔鲁诺问,下午我要和米斯达出海,我们要去旅行个几天。

米斯达用帽子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所以BOSS你的失踪是一种调理感情的手法吗。福葛一边签字一边说,钢笔在手指间转了几个圈。

算是吧。乔鲁诺回答,逃逸也是种刺激的调情方式。

“好的。”福葛回答,把头埋到文件里找另一份材料,最后他还是抬头提问了,“这是企业年假吗,为什么我没有收到船票。”

“因为我爱米斯达啊。”乔鲁诺说。

“我,你,不是,我,你,我——”米斯达的帽子是歪的,他伸手朝外抓着空气。

“不过我们可以带上紫烟,它没怎么出过远门。”乔鲁诺补充道。

“别了吧,我爱它。”福葛继续埋头苦干,米斯达开始计算剩下的时间够不够从紫烟的范围里逃跑。

只剩四秒了啊!为什么一定要是四啊!!

“我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一切的。”乔鲁诺语重心长。

“当然,不是有紫烟在吗。”福葛抬头,回报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三秒。

福葛盖上了钢笔。

二秒。

福葛朝他们走了过来。

一秒。

米斯达闭上眼,一阵风从他身边扫过。

那是从窗台跳下去的福葛。

福葛被乔鲁诺的藤蔓接住了。

“好,要把积累下来的工作一口气做完。”

金发BOSS走到桌前,拿起笔拔开笔盖。

等等,年假呢,游轮呢!米斯达难以置信。

啊,那个是骗人的。乔鲁诺说,你去跟他们说一下,安排下午的会面。

难道福葛!福葛看穿了乔鲁诺的伎俩啊!他本来想逃跑的,可怜人。

乔鲁诺在抚摸紫烟的头,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

“米斯达。”

米斯达打了个激灵,乔鲁诺坐在红丝绒高背椅上,用手肘撑着脸,朝他眨了眨眼。

“和我一起吧。”

他笑着说,于是米斯达又一次愤怒、不甘,无不愿承认地、无可奈何地、无可辩驳地爱上了他。

 

 

 

 

 

 

 

 

 

 

 

 

 

 

 

 

 

 

 

 

 

 

 

 

 

 

 

 

 

 

 

 

 

 

 

 

 

 


评论(22)
热度(398)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