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乃YuNaiELK

章鱼色波纹疾走,爬墙速度一流,各坑反复横跳,杂食稳如老狗
每天都被萌到满地乱爬,吹爆太太们

【锤基】Je Reviens 我会回来

CP:锤基

    有一句话科学组。

Summary:洛基消失了,而索尔不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设定是雷神3之后复联3之前的时间线,索尔带着阿斯加德的人民暂时降落在地球。人物属于漫威,设定有Bug,剧情ooc都是我的锅。

看完电影飞速制作甜饼平复心情。

~~~~~~~~~~~~~~~~~~~~~~~~~~~~~~~~~~~~~~~~分割线

    托尼·斯塔克在接近不远处那个金毛大个儿时遇到了重重阻碍,他在人与人之间敏捷地穿行,阿斯加德人民热情得像一个又一个缠住他手脚的小麻烦,他们刚来地球,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的味道。在托尼回答了大约两百个问题,并且和一百个人行了贴面礼之后,他技巧性地直接从栏杆边跨过去越过人墙到达索尔所在的位置。

   他端着一盘烤肉朝阿斯加德流离失所的王子走去,盘子里那块半熟的肉在拥挤的人群中摇摇欲坠。“索尔,”他把手抬起来和短发金毛王子打招呼,索尔正端着一桶白葡萄酒和一位美女夸夸其谈,托尼在索尔回头时抬起一根手指要教育这个王子吃烤肉不能配白葡萄酒。

该死,他从哪里搞来这些酒的?为什么酒桶上的编号看着如此眼熟,那不是他十年前存在酒窖里的那批葡萄酒吗。算了,这不重要,他是一个有担当的成年人,不会因为索尔喝了他点酒就在大庭广众下发火。

“索尔,你有没有发现……”

“你说什么,吾友?”

肌肉紧实的金发大块头朝他靠得更近了些,索尔明显乐在其中,他一高兴起来就像个真正的神祇一样不问人间疾苦只管自己快活,比如现在当着托尼的面大跳踢踏舞。

“星期五,把音乐关小点。”

斯塔克先生下令,在《cake by the ocean》的背景中谈正事比教会史蒂夫`罗杰斯正确使用社交软件还难,好吧,去他妈的史蒂夫,所有人都溜之大吉,连他的好伙计班纳都走了,留下托尼一个人和另一个奶娃娃一起在复仇者大厦上面对这群快乐的难民还有他们的金毛快乐王子,阿斯加德人根本不懂纪律为何物。

“斯塔克先生,我想喝那些饮料。”

“去去去,”托尼连连挥手,又马上回头去瞅了一眼,“别动威士忌,你这个年纪不能碰那个——白兰地也不可以!好吧,那就啤酒。”他看着彼得·帕克快乐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才放心地回头。一回头索尔已经到了他跟前,他金色的胡须上沾满了肉汁,最长的那一簇还挂着一点肉末,托尼极力控制自己不要盯着索尔根根分明的胡须看,这不礼貌。

“吾友,你最近心事重重。”索尔关切地塞给他一杯啤酒,“来一杯,一杯解千愁。”

托尼接过那杯酒,友善地和这个难民王子一块儿靠在栏杆上假装舒舒服服地享受美好BBQ时光,索尔的及肩金发没了,他剃成了寸头,只有一小束黑头发绑在自己脑后,那撮头发托尼怎么看怎么扎眼,虽然他也说不清为啥。

“呃,索尔,是这样……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有点异常?”托尼循循善诱,“你难道不觉得最近太安静了?”

蓝牙音响从他身后爆发出一阵摇滚乐的前奏,噼里啪啦的电吉他声中都是阿斯加得人快活的欢呼声,索尔跟着他们一块吼起来,等他吼完后才回答托尼的问题。

“我不觉得。”

他诚实地回答,指了下身后的蓝牙音响。

“我不是指那个,”托尼·好脾气·斯塔克继续循循善诱,“你有没有觉得少了个人,就是那个经常出现在地球,他一来就有麻烦的那个——”

索尔正在撕咬一块肋排,他手上油乎乎地都是猪油。托尼这么一说金毛王子一激动手就乱挥,“啪唧”一个油手印拍在托尼新定制的西装上。托尼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副太阳镜来掩饰他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

“你说的是那个,”索尔口齿不清地说,“那个深色头发,会法术,每次出来都不会有好事的——”

“对!就是他,就是那个——”

“原来你是担心那个法师,上次他把洛基关在厕所里,我拉了好几十扇厕所门才找到他。不得不说,我挺喜欢那个法师的。”索尔呵呵傻笑,他嘴里含着一根猪骨头,笑起来仿佛在漏风,“不用担心,没事他不会来,他忙着呢。”

托尼闷不做声地摘下太阳镜放回西装口袋,他深吸一口气,表情严肃,还理了下自己的领子,然后,他用最大分贝的声音吼了出来。

“索尔·奥丁森,我在问你洛基去哪了!是洛基!不是什么法师!”

托尼·气到眩晕·斯塔克恨不得抓住索尔T恤领口一顿乱摇。索尔也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嘴里的猪骨头一不留神咽下卡在喉咙里,他的脸色紫红,喝了三杯啤酒才把那根骨头吞下去。

“嗯……你说的有道理,”快乐王子环顾了下四周,检视了一圈他的子民,“他确实不在这儿。”

突然,他一声吼,吼声直冲云霄盖过了蓝牙音响中的摇滚乐,冲得托尼的鼓膜嗡嗡作响,就连曾经的复仇者大厦的顶楼地板都在微微震动。

“洛——基——,你——在——吗?”

索尔的吼声在空气中以音速传播,不愧是神,声音到达云层上后还飘飘摇摇地往上走。托尼捂住眼睛,他一句话都不想说,一个字都不想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他想原地自爆。

而索尔还若无其事地继续啃他的肋排。

“你看,他不在这儿。”

他含着满嘴肉模糊不清地对托尼说,看到托尼绝望的表情还对着他挤出一个笑容。

完蛋。

托尼·斯塔克放弃了挣扎。

 

托尼认为索尔疯了,他竟然不在意洛基失踪这件事。

他的推断有理有据,任何一个复仇者都听说过索尔和他弟弟的故事。故事的开头都是这样的:索尔有一个宝贝弟弟,他的宝贝弟弟脑子太好使而索尔脑子不行,但就像大部分家庭一样,即使是神也处理不好多个孩子的公平问题。妈妈宠爱小儿子,父亲却把王位传给了大儿子,然后小儿子发现自己其实是捡来的异族孩子。托尼听到这一段时超不可思议,奥丁森家不出一位编剧真是遗憾,任何三流小说或者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都比不上奥丁森家族史的有趣程度。

他弟弟想杀哥哥(哦!),他弟弟变相杀了他亲爸(哦!),索尔的母亲被异族人害死了(愿上帝让这位可怜的女士灵魂得到安息),他弟弟又想杀他哥哥(好吧)。

但就算如此,索尔对他弟弟的关心依旧真挚,“我弟弟”,“我弟弟”,“我弟弟呢?”当年复仇者们就是这么被折磨着过来的,克林特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如果洛基和索尔当年是以连体婴形式出生的话他们家族一定幸福又快乐。

索尔听到这句话时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托尼为他可能在认真思考这个提案的可行性而毛骨悚然。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不过这么做也不错,但洛基会法术,除非他想长在我身上,不然我抓不住他。”

哦老天,托尼捂住脸,把后脑勺靠到沙发靠背上面去;娜塔莎露出了“又来”的表情,而罗杰斯,他们的美国队长,乐于给人做人生导师。

“你要去感化他,索尔,用爱去感化他。”

好像洛基就是个缺爱的学龄期儿童似的,难道他们眼前最需要奶嘴的人不是坐在对面的金毛傻大个儿吗。

金毛傻大个儿,这是索尔给他们的最初印象。索尔让托尼开始害怕每一场雷阵雨,他一看见蓝白色的电光就条件反射地想起索尔,还有他弟弟给纽约带来的一堆垃圾,说实话,洛基一出现准没好事,而索尔袒护他弟弟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不是说他不打算好好教教他弟弟,是洛基太狡猾了。对,托尼头脑中的天使在为索尔辩护,你看,浩克把洛基揍趴下之后索尔不也挺开心的吗。不,恶魔又从托尼的左耳钻出来,你看看洛基干的那些好事,这个烦人精,没有索尔的袒护他怎么会变成这副德性,这种小孩小时候就该进专门的教育监管机构被重点培训,天知道奥丁森家怎么能教出这种孩子。

所以当托尼在半夜看见窗外劈过一道闪亮弧光时他第一反应就是翻个身用枕头把眼睛挡住。又来!有完没完!老天,就算能摸到班纳的屁股他也不想现在从床上爬起来去见伟大的阿斯加德神祇。

但复仇者们都走了,就留下托尼·斯塔克一个住在这间空荡荡的大厦里。绯红女巫和幻视有他们自己甜蜜的要紧事要做,他们两个不是正常人,托尼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而最近就连佩珀也在忙着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事,所以托尼有那么一点儿,就一点儿,嗯,孤单,一定是这一点儿孤单让他心慈手软地答应了索尔的请求。

“阿斯加得没了,我们在流浪。”

索尔一开口托尼的心就提到嗓子眼。

“我们打算借住一阵,补充燃料,然后继续寻找合适的星球。”

太好了。托尼省略了后半句“还好地球不合适”,同时嘱咐星期五把之前为巴基·巴恩斯和史蒂夫·罗杰斯拟好的《老兵下岗再就业》计划书收好,他本来仿照这份计划书为阿斯加得人拟了份《员工培训计划》,打算把他们安置在斯塔克的工厂里。

那个鬼鬼祟祟的骗子神就跟在他哥哥身后一起从飞船上走下来,他的脸比以前更白,那对绿眼睛依然狡猾无比。索尔向托尼介绍了他的族人们,轮到洛基时他拍了下弟弟的肩膀。

“洛基,和托尼打声招呼。”

骗子神像只被刺激到的黑猫一样弓起脊背,油腻的黑发耷拉在他的头皮上露出好大一块光滑的额头,他躲在索尔身后露出半边脸朝托尼发出无形的“嘶嘶”声。看到他托尼就自动想开启星期五的紧急事态处理系统把这个坏东西直接扔到垃圾回收处理站去。但看在索尔的面子上,好吧,看在索尔的面子上他还能忍受让洛基走进他的固有资产里。

索尔向托尼有条不紊地叙述了发生在他老家的故事。他爹突然就死了(哇),他爹死之前告诉他们还有个姐姐被关在地下(amazing),后来他姐从地下钻出来,先是毁掉了阿斯加得,接着刺瞎了索尔的眼睛(索尔指了下自己的眼罩),最后他和弟弟一起把姐姐杀了(好吧),带着子民在宇宙寻找下一个家园。

好吧,奥丁森家族史有第二部,而且内容比之前还要可怕。托尼寻思,不过索尔和洛基都是神,神的脑回路自然和人不一样。如果索尔承诺只是借住那没有问题,他在托尼的信用银行里额度不错。而且坦白地说,索尔越来越像个成年人了,这是好事。

而对洛基就不行。托尼的甜蜜幻想之一就是洛基可以像个肥皂泡一样“啪”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比起索尔承诺的洛基已经改头换面,他宁愿相信索尔的撒谎技术提高了。

所以洛基消失时托尼是第一个发现的。据星期五记载,洛基三天前就不曾出现在任何有监控设备的地方,之后,他彻底消失,再也没出现过。

那么索尔发现了吗?

 

索尔不知道斯塔克已经做好了安慰他的准备,托尼满以为索尔会对洛基的失踪伤心伤肺,然而现实是索尔依旧该干嘛干嘛,比起上次见面他成熟了不少,至少以托尼·斯塔克的标准来看,索尔已经成年了,心智上的。

“你问我洛基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索尔诚恳地坐在斯塔克会客室的皮沙发上,“你找他有急事么?”

“没有。”

洛基失踪后神清气爽的托尼回答,他哼着小调在浏览今天的新闻。

“但我还能感受到他,就好像他还在我身边一样。”

“这次你不担心你弟弟了?”

托尼从报纸上露出两只眼睛,问道。

“洛基有他自己的选择。”

索尔回答,他走到会议室的窗前,窗外万里无云,碧蓝的天空一望无垠。在这绝佳的天气里洛基在干什么呢?

作为阿斯加得的新王,或者说,被公认的新王,索尔整日为阿斯加得的未来忙碌;他有那么多事需要操心,他该如何安置他的人民,又要带领他们走向何方,当他们离开那颗被摧毁的星球时有人哭出了声,他们依旧对那颗星球抱有深情,那是他们的家园啊。但作为一个国王,索尔必须带领他的子民前进。

他在奥丁死后一夜成长为未来的国王,那时洛基还对奥丁的死抱有怀疑,尽管他诡计多端,但他比索尔更像个孩子,在不知所措的时刻会抱有孩童似的幻想。他一定是在骗我们,洛基说,尽管他和索尔都心知肚明奥丁已经真正离去,如同一阵星辉离开大地回到天国,他们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他们。但洛基仍旧会固执地抓住索尔的手臂想证明自己是对的,他试了很多次,最后发现奥丁是真死透了。和索尔在床上纠缠一番后这个小骗子流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他们俩平躺着,看着斯塔克大厦里翻修过多次的天花板。

“如果你有天死在外边,我就杀了你。”

洛基说,索尔发现这是个病句,足以说明他的弟弟现在很难过,真心的。

他的弟弟也陷入了某种思考中,那些思考绊住了洛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前所未有的缓和。洛基在计划什么东西,他的计划一向不会让他哥知道,所以第一个发现他不见的是斯塔克而不是索尔。

洛基不是第一次失踪。索尔向托尼解释。洛基曾经大型失踪过好几次,小型失踪不计其数。“我已经1500岁了,在我的记忆里,洛基大约每隔十年就会失踪一次,有时几个月,最长的一次大概持续了一年。”

“所以,你的意思是其实你们关系不错?”

托尼问,索尔考虑了一会儿。

“算是吧。”

他们是神明,有着近乎无限的生命和精力,用凡人的思维方式去揣测神明的生活本就是很荒诞的事情。即使在复仇者们看来,洛基之前是实打实地要置索尔于死地,而对于索尔来说,他八岁的时候就被洛基捅过一刀,现在肚皮上还有个疤,所以洛基做的那些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当时芙蕾雅也只是批评了洛基,教育他以后不能做这种事。索尔在迷迷糊糊的睡意中想道,也许托尼是对的,奥丁森家的教育有问题,如果当时芙蕾雅更严厉些,也许他的大姐海拉性格还能好点,他也不用因此白瞎一只眼睛。

于是他睡着了,带着满身的疲惫。

 

其实洛基没有失踪,他只是遇到了一个难题。

他变透明了。

上次他找到的那本古老秘籍缺了一页,他按照类似的方法补全了缺失的部分。实验结果算是成功,副作用是洛基透明后发现自己没法变回来,他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另一个明显的副作用更让他难以忍受——他被绑在了索尔身上,索尔去哪他就得跟着去哪。

他用索尔的头发做触媒,所以被困在了雷神身上。

他要跟着索尔去见令人生厌的小个子人类,还要被拖着在几层楼之间上下奔走,他没法离开索尔方圆两米内的地方,就算他站在原地不动咒语也会拖着他的脚跟上索尔的脚步。而索尔的精力好得惊人——洛基看着他的哥哥从早上七点开始忙碌,忙着给阿斯嘉德人上课,教他们怎样在地球生活,接着是忙着和托尼一起勘探行星轨迹,想办法在宇宙中开辟一条稳定的道路;之后繁杂的事就多了,索尔带来的子民不少,为了妥善安置他们需要对大厦结构进行一些调整。他们不知道得在这里待多久,按索尔的计划时间挺短,但对于一个神来说,十年也挺短。

难道就没有人发现他,伟大的洛基,谎言之神,阿斯加得的二王子,以智慧拯救他们于海拉的魔爪中的救世主消失了吗?竟然没有一个人?!

被索尔强行拉进厕所的洛基背过身去,愤愤不平。

他最愤怒,最无法容忍的是就连索尔,这个傻大个儿,他的哥哥都没发现弟弟已经失踪。洛基气氛不已,在空气中抓了一把索尔的头发,索尔当然看不见他的手,洛基也抓不住索尔一根毛。洛基目睹他哥哥上完厕所,把那家伙收进裤子里,再把拉链拉上,他更气了,他为什么非得看这种东西?

而且只能看还摸不到。

洛基的生活无聊起来,他之前以为做王是一件有趣的事,他当时把奥丁扔去养老院之后也是这么做的,而显然索尔每天都过得很无聊。索尔忙得可以,不忙的时候他在喝酒,他喜欢中庭的酒。而喝着喝着索尔经常就直接睡了过去,他疲惫的脸只有在这时候才无防备地松懈下来,索尔一定有些时日没刮胡子。这让洛基忍不住想全给他剃了。他凑到索尔身边,喊了他一声。

“哥哥,哥哥,索尔?”

索尔动了下,他打了个哈欠,抬起头环顾四周,接着砸吧几下嘴又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而过了一个多星期后洛基再也无法忍受目睹索尔日复一日的无聊生活,他变成实体后的第一件事一定就是抓着索尔去好好享乐一番。他知道奥丁和海拉的死让索尔的心境发生了变化。索尔以前是个阳光的大个子,不知道“心事”两个字怎么写,而他变了,在身边亲人全部死去之后,即使是神也会改变。

他和洛基在斯塔克提供的房间里缠绵,雷神的力气大得像要扼死他弟弟,洛基给了他一拳把他推开。

“你要杀了我吗?”

他不满地问。

而瞎了一只眼的索尔用另一只完好的眼睛细细打量着他,就好像他们这一千多年来还没好好看够彼此一样。

“我杀了海拉,我们的姐姐。”

“所以你后悔了?我的哥哥,别在床上谈这种事,行行好。”

雷神脸上露出了困惑,迟疑和类似犹豫的表情,他注视了洛基好一会儿,洛基当然知道索尔在想什么。

“我们的父亲死了。”索尔说得很慢,他抓住洛基的一只手,与他手指交缠,“我害怕有天你也会一样。”

“你个蠢货,”他那狡猾多端的弟弟打断他,他的绿眼睛在黑夜里绿得发亮,“你比我早出生,要死也是你死在我前面。”

索尔笑起来,他被他的弟弟逗笑了。

“你说得对,弟弟。”他说。

他笑的模样还是和以前一样蠢,洛基想,想着想着一股异样的情绪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他的眼睛开始酸痛,一个没忍住流下几滴水。这下可怜的邪神忍不住了,他和索尔并排躺在一张床上,肚子里灌满了雷神的精-液,他很不好受,哪里都不好受。

他不停地哭,哭得他体内的精-液和眼泪一齐往外流,索尔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之后洛基开始计划逃跑,索尔撕开了现实的一角。现实不是孩童间的把戏,他们之间那些幼稚的过节已经不需要计较。邪神开始研究更高明的替身术,总有一天他能用得上,索尔也能,如果洛基活得比索尔更久的话。

洛基的愤怒是在索尔和托尼的那次见面后达到顶峰的。

“我知道洛基消失了。”

索尔当然知道,他是洛基的哥哥,他对洛基有种天然的熟悉感。洛基会失踪,失踪一段时间后会回来,这是他们两人默许的游戏。而洛基最满足的是索尔从没因为这种失踪次数累积而减少他那炽烈质朴的感情,他每次都会大动干戈地发一通火,再想尽办法把他那不省心的弟弟抓回来。尽管洛基在外面鬼混时都过得不错,吃苦的是索尔,但索尔一看到他,在艰苦地寻觅一番后发现了他的弟弟,他那瞬间露出的表情是洛基最受用的,索尔先会惊讶,接着就是发怒,但他又要考虑到洛基随时都会脚底抹油,是的,所以怒火很快就会被惊喜代替,他喜欢他的兄弟,见到洛基让他开心。

邪神也许自己都不曾意料到索尔这种反应正是他一次次溜走、失踪,离家出走的原因。他太想得到索尔的关注,而索尔从未辜负他的希望。

而这次索尔让洛基失望,他在索尔身后嘶声力竭地吼叫,挥舞双拳,又跳又叫,然而索尔看不见,索尔什么都看不见,索尔还在和斯塔克一起喝咖啡。就连斯塔克,这个洛基鄙视的小个子中庭人都会稍微关心下邪神的行踪——为什么索尔就不能?

愤怒过后是失望,骗子神被自己的恶作剧绊了脚掉进陷阱里边,而他的哥哥对此不闻不问。一千多年来洛基说了太多次狼来了的故事,索尔也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国王,而洛基仍被留在赌气的稚气里——一个好国王是不能被谎言蒙骗的。

他开始恐惧,恐惧索尔一直放任他流浪在外,就算洛基有天真正消失索尔也毫无反应,这比任何死法和折磨都让洛基恐惧,只要出现一点这种念头他就要为此浑身发抖。她不值得如何去接触这个咒语,也许他就会因此消失,真正地消失,变成一团灰烬散落在宇宙各处,即使索尔可以徒手去拉动星球的轴也无法收集透明之人的尘土。

如果洛基就此死去,那么就只剩下索尔一个人。

洛基没有找到解除这个法术的方法,他需要他身体的一部分来触发咒语。关键点在索尔,没有索尔就不行,索尔是那个触媒,没有他洛基变不回来。

但他怎么能指望索尔,索尔已经厌倦了他的玩笑和恶作剧。

在漫长的时光中,他从未如此心灰意冷。

 

托尼提醒索尔,他感谢阿斯加德王子带来的先进技术,如果索尔需要什么东西他尽可以帮忙想办法。

“我听几个阿斯加德的朋友说,好吧我和他们成了朋友,说他们计划为你在这儿办一场加冕典礼,你有什么打算吗?”

好心的慈善家斯塔克先生问道。而这时正是阿斯加德人降落地球的两个月整,也是洛基失踪一个多月的时候。索尔没说什么,他想了想,当着托尼的面拒绝了。

“哦,星期五,把备案取消。”

钢铁侠没好气地说,他每次要赠送给他的朋友们什么东西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总不能如他所愿。

“我还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国王。”索尔说,他望向斯塔克大厦外一望无际的星空,“而且洛基不在,没有他见证的典礼是不完整的。”

“我会等着他回来,无论多久。”

“哦,痴情可鉴。我怀疑你的弟弟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斯塔克补上一句,自顾自地去看他的研究。

 

索尔躺在卧室里,夜幕降临,他依然想着不知在何处流浪的弟弟。洛基擅长各种捉弄人的把戏,而缺了他雷神总是有些不习惯。年少时偶尔洛基会溜进他房间,他俩睡在一张床上,每次洛基都会枕在他的胳膊上,如此一来索尔第二天早上整条胳膊都在发麻。这时候始作俑者已经逃之夭夭,他们会在早餐桌上见面,洛基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的表情,索尔真心着迷他这幅模样。

洛基离开了,但他依然能感觉到他,他能闻到洛基的气味,甚至能感受到洛基的情绪。 

即使在洛基玩了无数次这种小把戏后,索尔依旧想念洛基,他的内心无法安宁,缺少了洛基的那部分他无法继续前行。那么洛基在哪呢?也许他又在盘算什么鬼主意,他可怜又可爱的弟弟啊,天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但索尔依然,依然,依然在想念洛基。这是一种与呼吸一样的反应,浑然天成,烙刻在他的血液之中。他从床上坐起来,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洛基的那一束还系在他脑后;索尔把那束黑发解下,蜷曲的发丝躺在他手心,自然而然地缠上他的手指,绕了好几个圈。

他仿佛在这个时刻听到了一声哽咽。

“而我依然期待着你的归来。”

他说,虔诚地吻上那束头发。冰凉发丝触上嘴唇的一瞬间他被砸了个天翻地覆,当他能抬起头时正对上洛基那张恼羞成怒的脸,“你以为你能摆脱我吗?”骑在他身上的邪神愤怒地宣言,“我回来了,你个蠢货。”

洛基低下头来吻住他的嘴唇,而索尔凝视着洛基身后窗外亿万光年之外的那颗星星,在假想中降临在上面,他们将建立起新的家园。而洛基,他们会在一块儿,即使洛基有时会离开,但他总会回来。

洛基只是暂时离开,这里是他的家。

他闭上了双眼。

 

   “我希望你能帮个忙。”

索尔找到托尼时他正一个人靠在办公桌前,他注视窗外有如一尊雕像。

灭霸让他们失去了昔日的同伴,一切都化为灰烬随风而逝,但雷神在这个凡人身上看见了一种永恒的,不朽的精神。托尼并未放弃,他仍在前进。

“当然。”

托尼点了下头。

“我的义眼最近有点问题。”索尔说,他的那只眼睛最近干涩无比,摩擦到眼球时会疼痛,这微小的疼痛会刺激他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一切。他的眼球一跳一跳地疼,疼得他几乎感到酸涩。

“它没有问题。”

托尼把眼球还给他,索尔接过去,把它塞回眼眶里。

他依旧疼痛,依旧想念那个人,他依旧等着他回来。

他可以等到生命的尽头,当宇宙毁灭又重塑了几次,他垂垂老矣,即将死去,而他知道,在那个时刻洛基会从光中出现。他将会看着那个瘦高的人形朝他一步一步走来,他的绿眼睛会闪闪发光,脸上会挂着得逞的笑容。

他会走到索尔跟前,索尔会拍拍他兄弟的肩膀,接着洛基会说出那句话。

“我回来了。”

索尔决心为这句话而战,直到生命尽头。

(End.)

评论
热度(34)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