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乃YuNaiELK

忙于生计
更新无望
有缘再见

【麦藏小段子】关于破钢琴的一个普通的夜晚

没时间认真写只能脑小段子,没救了,rua。在死线的边缘挣扎摸出一条小鱼,穷困潦倒昏昏沉沉。

~~~~~~~~~~~~~~~~~~~~~~~~~分割线

半藏和麦克雷本来是不会绕道去艾兴瓦尔德的,麦克雷提议去附近一座仍在开放的古堡,但他们的车半路抛了锚。发动机里喷出一阵黑烟后把油门踩到底也没用,麦克雷从驾驶座跳下去对着引擎盖一顿敲打,假装自己很懂行。

半藏在车上等着,二十分钟后,再迟钝的人也会发现牛仔在不懂装懂。于是他跳下车,带着他所有的行李,也就是一把弓。

“你不用拿着它,等会儿我们再回来解决这个老东西.”
麦克雷说,然而半藏没有理会。于是他们抛下这辆老爷车沿着一条被杂草覆盖的路往前走。

他们走了很久,废弃的古堡安静得像从来没有人类来过一样,但麦克雷在草丛里发现了一架钢琴。

“你看。”他把半藏叫过来。

麦克雷小时候没见过三角钢琴,老家只有要靠脚踩的风琴。三角钢琴在他眼里是上流社会人才会用的东西。但这台钢琴缺了一条腿,它靠在一截断壁上,像个滑稽的残疾喜剧演员。所以半藏没对它产生多少兴趣。

“这不过是一架钢琴。”
半藏说。

“这是一架三角钢琴。”
麦克雷回答,他看见半藏脸上露出一点神气的表情。

“我见过很多这种——我还见过吊在音乐大厅的的水晶钢琴,”弓手说,“我那时候坐在第一排。”

“所以你一定弹得一手好钢琴。”麦克雷做了个“请”的手势,他弯腰鞠躬把手摆向那台破钢琴,这钢琴破得可以,唯一适合的用途就是被劈成柴烧掉。

半藏的脸上缓慢地升腾起一点红晕,他的刘海被微风拂动,咬紧的后臼齿撑大了腮帮肌肉,这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鼓胀。
“我……”他稍微停顿了下,胸脯鼓动。
“我不会弹钢琴。”
半藏用细小的声音说。

麦克雷观察了他一会,半藏把不会弹钢琴也视为一种耻辱,这个发现很有趣。
半藏还在为不会弹钢琴而感到耻辱,麦克雷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之后要做什么。半藏会反思为什么岛田长子培养教育里会缺失了重要的乐器表演这一项,如果有必要,麦克雷估计半藏会在三个月内买一台钢琴放在他的安全屋里。

轮到他表现的时候到了,他走到那台破木头块前抬起右手,他只有右手能用,左手的机械臂会把这摇摇欲坠的破东西锤成碎片。于是麦克雷伸出一根手指摁下琴键,钢琴发出嘶哑的中音C声。

“这很蠢。”半藏嘴里说着,他走过来,盯着麦克雷在琴键上挪动的手指。
“没见过这样弹琴的。”他补充道。
半藏听麦克雷弹完了一首拙劣的小调,可能那是首混合了八种民间小调的集大成之作,其中当然还有牛仔的杜撰部分。
“太蠢了。”半藏一边念着,眼睛跟着麦克雷移动的手指左右移动,仿佛那是根士力架,而且他现在很饿。

麦克雷重重地摁下最低音,那根琴弦坏了,所以他的演奏无疾而终。而且半藏很饿,他不想再听麦克雷演奏低俗民间小调。

所以他们离开那台钢琴,他们走了很久,一路上除了风声和鸟鸣什么都没有。等太阳快下山时他们回到那辆抛锚的老爷车前,麦克雷鼓捣了一阵还是没把车修好。这里没有信号,他们注定要渡过一个失联的夜晚。

最后他们还是回到了那台破钢琴那儿。那架破东西孤单地立在那里,像个打哈欠的老头,除了打哈欠什么都不想做。
麦克雷在路上遇到了一只兔子,半藏的箭穿透了它。维和者会把兔肉炸成烧完的爆竹筒,所以使用禁止。他们把那台破钢琴劈开,麦克雷用琴弦做了个陷阱,用来捕获粗心又可怜的小动物。半藏透过地上燃烧的篝火看着火边摆弄那团钢丝的麦克雷。他的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他盯着牛仔的手全然不顾旁边火堆上那只往下滴油的兔子。
“我可以教你,”麦克雷把钢丝编织起来,“你还想学弹钢琴吗?”
半藏没有回答。

许久之后篝火变成了一团灰烬,野兔变成一摊骨头。夏日的夜晚不算冷,他们两人躺在麦克雷的披风上,蟋蟀在草丛里闹腾。
“我可以教你弹琴。”
麦克雷听见半藏翻了个身。
“你是我见过最拙劣的琴手。”
见过一流钢琴大师演奏水晶钢琴的人回答。

“我们可以买一台钢琴放在基地空的那间休息室里。安吉拉的钢琴弹得不错,至少比我好。”
在麦克雷眼前是半藏的后脑勺,弓手的黑发在夜晚的月光下泛出冷色的光。
“买一台钢琴……我们确实可以买一台……”
 从半藏那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我们”这个词。

警惕的弓手并不会轻易入睡,牛仔知道这点。但半藏确实睡着了,麦克雷看着他的脊背有规律地起伏着,他听见了细微的呼吸声。
于是他把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就像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夜晚所做的一样。

评论(4)
热度(46)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