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乃YuNaiELK

章鱼色波纹疾走,爬墙速度一流,各坑反复横跳,杂食稳如老狗
每天都被萌到满地乱爬,吹爆太太们

【麦藏小段子】关于麦克雷是如何重振雄风的小故事

威尼斯行动透露的信息太有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麦好惨啊,就让他在半藏面前男人一回吧。

我也想做rude lady!

~~~~~~~~~~~~~~~~~~~~~~~~~~~~~分割线

关于麦克雷是如何重振男人雄风的小故事

“你不能这么做。”麦克雷说,但没有人理他。

“你们不能这么做!”

牛仔高声抗议,他被一个人留在教堂穹顶之下的大厅里,数百平米的范围内只有他一个人,如果只算活人的话。

“服从安排麦克雷,你要相信我们。”

耳麦里传来源氏的声音,忍者正潜伏在屋顶上,而猎空躲在地下室的拐角旁边。

“我可以跟奥克斯顿换,我躲在拐角后边,她来做诱饵。”

“不行。”源氏一口否决了他的要求。“她跑得太快,刺客的直觉很敏锐,奥克斯顿不会是她的首选目标。再说我们大多数人都同意由你来做人质,上次不也这么过来了吗,这次不会有问题的。”

有问题,十分有问题,非常有问题。麦克雷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厅里踱步,他哪也去不了,所有的门都被堵死了。他们预测刺客会从穹顶的天窗下来,所以源氏潜伏在那里。而为了让刺客自投罗网,他们安排了一个诱饵。因为他们认识你,从威尼斯那时候他们就认识你了。而我现在这幅模样他们认不出来。心灵被洗涤过的机械忍者说,你是最好的人选。

刺客会找到麦克雷,然后像十多年前那样用两把利刃把他切开,那时他侥幸躲过那明晃晃的利刃逃过一劫,保住了他的耳朵但没保住那顶心爱的牛仔帽。莱耶斯还笑话他反应迟钝迟早要被炸成源氏,他总是擅长一句话得罪几个人。而麦克雷的脑子里刺客的尖笑声还在回荡,他确实跑得有些慢,这不能怪他,这是天生的。所以麦克雷是正常人,而他的三个同伙都是怪物,这话也没说错。

这件事给麦克雷留下了深重的心理阴影,他们一共遇到了十多个刺客,每一个都无一例外地扑向他,他是裸着上半身和其他人一起冲向停机坪的。

至少她们还给你留了条裤子,麦克雷。莫伊拉的嘲讽依旧句句在点。是不是所有女人对你都很rude,就连拟雌性智械也一样?

她话刚说完,下一个刺客准确无误地切开了麦克雷的皮带扣,那条紧身裤哗啦一下滑落在牛仔脚边。莫伊拉发出了一声阴阳顿挫的“哦~”声,麦克雷所有脑浆都在一瞬间爆炸了,而源氏的反应直接又单纯。

“这很恶心,麦克雷。”

麦克雷把酒店智械侍应生身上的燕尾服扒了下来,在他们登上前来接应的飞艇时他一手举着维和者击退追兵一手提着自己的裤子。暗影守望的飞行员小妞从后视镜里朝他吹了一声口哨。他才发现这条长裤后边被榴弹划破了口正露出他洁白无暇的屁股,麦克雷身上最白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在之后的一个月他不得不躲着暗影守望里所有的女人,女人可怕,能待在暗影守望的女人尤其可怕。大概他就是从那个时刻开始不太喜欢女人的吧。

 

他继续在大厅里踱步。在教堂横梁那一侧的玫瑰花窗后面潜伏着他们新来的弓手,是很久之前莱耶斯对源氏念叨过的岛田半藏。弓箭手潜伏在哥特式镂空花窗的后边,阳光的阴影刚好遮住了他的身影。按照计划,当刺客扑倒麦克雷时半藏会杀死这个前来复仇的智械。

“半藏,半藏,岛田先生?”麦克雷小声对着藏在披风里的对讲器念念有词。“亲爱的你一定得一箭杀了那个智械——”

许久后半藏的声音才慢慢地响起来。

“……你开了公共频道,麦克雷。”

麦克雷发誓他听到了奥克斯顿的笑声。他转到单人频道,半藏果然在那里等着他。

“你一定要杀了她,一击必中,不然我就得遭殃。”

“你能遭什么殃,维和者在你手里呢,”半藏的声音压得又低又轻,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他嘲笑麦克雷犹如一条蛇顽皮地吐着信子。“你在怕什么?怕那个刺客又把你的裤子扒下来么?”

该死的,源氏一定把他的丑事全抖给半藏了。

“我会尽力的,牛仔,如果你上次没忘记和我的约定我会更努力一点,你还有三分钟用来祈祷,你信天主教还是新教?”

半藏的声音越来越低,作为一个高位狙击手,他的注意力必须集中到极致。

“听着,”麦克雷也压低声音,“别在这时候耍脾气,上次的事是我不好,但你不也没说什么,是吧。”

“我不说不代表我在认可……,”得到肯定回答的半藏继续一字一顿地说了下去,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躁动,“我说过别让你把那种东西放进去,一次也不行,绝对不行。”

“如果你反对就该直接说出来半藏,你知道我不会强迫你。”

麦克雷看向玫瑰花窗上投下的阴影,果不其然,半藏因为恼怒露出了一点黑色的头发尖。

“——是你让我发不出声音……你是故意的?”

岛田先生的声音大了起来,半藏不开心了。

“当然不是,我只是给我们俩的游戏加点调料。”麦克雷看了眼表,还剩两分钟,他还有两分钟用来和半藏贫嘴外加祈祷自己别给刺杀者剁成肉泥。

“你最后不是叫出来了吗,我看你叫得挺开心的——”

半藏带着杀气的眼神刺透空气扎进麦克雷的后脖颈,牛仔把“你明明也爽到了”这句话直接吞了下去。

“麦克雷,我还挺想看着你被切成鱼生的,还有你的屁股,错过了那次活动我很遗憾。”

半藏阴恻恻地说,从耳麦里传来弓弦绷劲的细微声响,应该是他在调整角度。“识相点,你的命现在在我手里。”

     “你一直都挺要命的。”麦克雷死到临头也不放弃在嘴上占便宜的机会,他一个侧身翻滚,鲜红的身影尖叫着冲破玻璃花窗径直刺向他,把麦克雷身旁的大理石圣母像直接切成两半。一瞬间无数分裂箭矢在室内反弹,麦克雷在其中穿梭打滚。

     妈的半藏是想杀了他吗!他一边扶着帽子和无形的刺客兜圈子,一边朝着空气大喊。

     “快下来救我!你们是想把我害死在这吗?”

     “我射中了她的左后腿,现在她不能高速瞬移。”半藏沉着冷静地回答,“你和她周旋一会,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

      神他妈周旋,麦克雷躲过刺客的劈砍而下的又一刀,对方一个冲撞他连闪光弹都没拍出来,他给了那东西一枪,她“咯咯”叫着用另一只手朝他刺过来,麦克雷把枪口塞进这家伙嘴里时半藏刚好给了她一箭,箭头刺穿智械的头颅从她脑门穿出来和麦克雷打了个照面。接着智械失去机能的身体散架倒在牛仔身上,断掉的头和他来了个热吻,妈的。

     半藏的笑声从频道里传来,而牛仔突然眼尖地发现玫瑰花窗上的阴影有些不对。

     “下来!”他吼了一声,“还有一只,她朝你过去了!”

     大事不妙,情报出错,这次来的是两只。而那道红影袭向半藏,伴随着凄厉的呼啸声,麦克雷眼睁睁看着半藏从高窗上跳下,抓过一根绳索从他头上荡过。“你留在地面!”半藏厉声命令道,他单手抓着横梁一跃而起和那个刺客在几十米高的穹顶爬架上对峙。与此同时,奥克斯顿和源氏一绿一蓝两道疾光闪过,“她往左边去了!”奥克斯顿喊道,她的身影在空中闪烁,而源氏堵住了右边的高窗朝半藏飞奔而去,但在他到达横梁前刺客一刀劈断了木制的架构。老天!麦克雷一边奔跑着一边躲开坠落的木制横梁,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半藏的安危,而忍者的身影被淹没在巨大的坠落声和飞扬的尘土中,等尘土散去时半藏的身影才浮现出来,他单手挂在半截栏杆上,而刺客正飞快地冲向他。

     “跳下来!”麦克雷跑到下方,“我能接住你——”

“……如果你想被我砸成高位截瘫的话,”半藏咬着牙借力跳向更低矮的平台,“快抓住那东西!”

源氏和奥克斯顿卡住了刺客逃跑的方向,那东西现在朝他们两个冲过来了,而麦克雷又躲过了那家伙一刀,他朝半藏的方向张开怀抱,弓手在失力后从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来直栽进他怀里,那瞬间麦克雷以为自己的肋骨全断了,一个人的重量撞到他身上带着他在都是玻璃渣子的地上滚了好几圈。他一定断了几根肋骨,至少这比被智械扒掉裤子要好,如果是被半藏砸死的话,他抱着半藏想。

刺客从天花板上跳下,猎空和源氏已经破坏了她的中枢系统,现在只需要再给她来个致命一击。她嘶吼着冲向地上的两人,麦克雷一手搂着半藏,一手握着维和者一枪打中这家伙的头部,刺客肢体痉挛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就不再动弹。

麦克雷对着枪口吹气,风光又得意,急切地想在半藏面前表功,而半藏压根儿久没看见他这帅气的一幕,毕竟他被闷在麦克雷怀里,也快被闷死了。

过了好一会儿弓手挣扎着从他怀里坐起来,他推开麦克雷理好自己的衣服。

“放开我,你要憋死我了。”

他把腰带系好,发带也是。

另外两人朝他们走过来。源氏的表情很微妙。

“就好像我撞进了什么不该看的场面一样。”忍者吐槽说。

而奥克斯顿去查看那个智械。

“她死透了。本次任务圆满结束……啊哦,好像不太圆满。”

半藏的小腿被刺客划了一刀,现在正在流血,不过应该没有大碍,除了不能走路之外。

“我能自己走回去。”他推开麦克雷过来搀扶的手,一瘸一拐地往前走。而麦克雷的肋骨也并没被半藏砸断,智械刺客死后他看起来生生龙活虎,还有心情讲俏皮话。

“你不能这么去停机坪,他们还有余党,如果你拖慢我们的速度很快他们就会追过来。”

“那你要怎么样?”半藏扭过头来问,因为麦克雷贸然要接住他的举动现在他还怒气未消。而麦克雷一个箭步窜过来直接把他拦腰抱起,半藏在智械堆里叫出了声。

“你在干什么?!”

“这样就行了,你看,这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吗。”

抱着他的人说。

而被抱的人思考了一会儿,也确实没发现没有别的办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喃喃说道。

而走在他们后边的奥克斯顿疑惑很多。

“他们是忘记人还能背回去这个选项了吗?”

“你最好不要提醒他们。”忍者和前面两人拉远距离。

麦克雷是他们之中心情最好的人,他在女智械刺客的事上扳回一局,成功守住了自己的上衣和裤子,并且还提升了在半藏心中的好感度,维护了他男人的尊严。至于一个星期后他是如何以此为契机去找半藏,威逼利诱地获得了在床上玩游戏的权利,又是如何在玩得太过火后被半藏一脚从床上踢下去这些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12)
热度(114)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