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乃YuNaiELK

章鱼色波纹疾走,爬墙速度一流,各坑反复横跳,杂食稳如老狗
每天都被萌到满地乱爬,吹爆太太们

【麦藏】一条感冒的龙

因为深陷感冒鼻涕深渊不能自拔脑出的一个没营养的小段子,暴露了我还是一个傻黄甜写手的事实。

分割线~~~~~~~~~~~~~~~~~~~~~~~~~~~

“我感冒了。”
半藏说。
“我感冒了,不要过来。”
麦克雷进房时就看见半藏裹着一条毛毯坐在沙发上,他握着一杯茶,面前放着一块平板。
“那是什么?”
他指了下那块屏幕。
“上次尼泊尔行动的分析报告。”
半藏说话时鼻音浓重,词与词粘黏在炽热的呼吸上,他背对麦克雷,不去看他。
“你需要什么吗?”麦克雷从桌上拿起感冒冲剂的包装袋,半藏制止了他。
“我什么都不需要。”他说。“让我安静地待一会儿。”他的意思是麦克雷打扰了他的安静。
他打了个喷嚏,避开麦克雷的目光抽了一张纸。
“你真的不需要什么治疗吗?毕竟你现在情况特殊。”
麦克雷还在坚持。
半藏从鼻腔里发出拒绝的声音,雄性人类的到来让他不适,他细长的龙尾不安地摆动,扫掉了几个沙发靠垫。
麦克雷捡起一个靠垫放回原处。他走近半藏,这条龙正为人类的疾病困扰,他正用一张纸巾捂住鼻子。
“出去”。半藏的声音从纸巾下闷闷地传出来。“你打扰到我了。”
“真的不需要治疗?”
麦克雷握住他龙化状态的手,半藏的指甲变得坚硬锐利,细小的蓝色鳞片覆盖在表皮上。
半藏没有说话,他的手很热。麦克雷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在地板上有一摊被褥和衣物还有枕头堆砌在一起的小丘,像个巨大的窝。
“你得出去,不然我不会进入状态……”半藏不安地用指甲划拉着麦克雷的手心。“我得做准备了,去窝里。”
“这是你第一次分娩吗?”
麦克雷问,他好奇那隐藏在宽松衣物下的腹部是否已硕果累累。而半藏因他过于直白地说出那两个字而气愤。
“出去。”
他下了通缉令。
“半藏,你真的感冒了吗?”
麦克雷扔不依不饶地追问。
“……是的,但我不能吃药,我不清楚药物带来的副作用,我不是人类。”
麦克雷用拇指抚弄半藏手上那些细小的鳞片,安抚这条龙。
“母亲没有告诉我怎么处理这种情况……这是我第一次分娩。”
半藏不安地抓住他的手,这条龙正面临龙生中的一次重大事件,作为他的伴侣,麦克雷需要陪护在他身边。
于是牛仔抱起龙向窝的方向走去。他把龙轻轻放下,龙陷进柔软蓬松的棉织品里,尾巴还拖在地上,麦克雷把冰凉的尾尖从地板上拾起,放在窝里。
半藏用爪子扒在窝的边缘,从缝隙里看着他。
“我可能会攻击你,你侵犯了我的领地,这是我不能控制的本能。”
他向麦克雷解释。龙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没有刚才那么慌张了。
“我以为你只是不想让我看见你鼻尖挂着鼻涕的模样。”
麦克雷笑了声,递给窝里的龙一张纸巾。
“出去。”
半藏下了最后通牒,用尾巴抽了下麦克雷的小腿。

麦克雷在门外等了很久,门内很安静,有时会传来半藏隐约的闷哼。大概有两个小时吧,门开了,半藏从打开一半的门里伸出手,递给他一个用布包着的物体。
“是蛋。”龙说。“拿去放在保温箱里,晚上你要抱着它一起睡,看着它。”
他不舍地松开手,让蛋躺在麦克雷怀里。
“它真小。”麦克雷用手去拨弄那个球体。“你不和我一起睡吗?”
“不行。”半藏回答,他还保持着半龙的形态,下半身在地板上摩擦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我可不想让蛋壳上面都有鼻涕。”
“那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呢?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和你们睡在一起了。”
“到时候吧,到时候。”半藏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咕噜声。“等我感冒好了的时候。”
“最后一句话。”麦克雷把帽子取下,把蛋放进去。“我爱你,半藏。”
龙“砰”地关上门落荒而逃,留下门外呵呵傻笑的牛仔。

评论(5)
热度(84)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