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乃YuNaiELK

忙于生计
更新无望
有缘再见

【双飞组】Miss Miss

CP:双飞组无差,法芮尔·艾玛莉和另一个安吉拉·齐格勒

Summary:一场竞技里发生的故事。

全程对话,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呼叫总部,这里是法老之鹰,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前方出现不明黑色块面,疑似某种传送装置。”

“我即将进行初步勘察,请尽快派专员前来支援。”

 

“你好齐格勒博士,没想到会在伊利奥斯见到你,还有这么多老朋友。”

 

“!现在竞技也可以观战了吗。”

 

“齐格勒博士,你们是为了寻找上次发掘的古物吗....战况很激烈,我发现那个蜘蛛女人正站在右前方的高台上,请小心一点。”

 

“好吧大概是系统出问题了...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谢谢提醒。”

 

“我很疑惑,为什么我方和对面会同时有两个76号士兵呢?我记得人体克隆是非法的,或者说我不知道守望先锋还隐藏了这种技术——”

 

“好吧我不知道你是谁,麻烦你安静一点,我听不到敌人脚步声了。”

 

“看来这个时空我们并不认识,那让我先介绍下自己吧。我是法芮尔·艾米莉,安娜·艾米莉的长女,海力士安保公司的——小心,安吉拉,你后面有——天啊!呼叫医疗援助,还有人吗,安吉拉,安吉拉!”

 

“听着,我不知道你是哪个青春期充满幻想的姑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在竞技观战。这就是场游戏,死几次除了影响数据没有其他意义,过几秒我就会活过来,不要大惊小怪。”

 

“在你的世界医术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不过既然你说了,博士,我不会打扰你,但我会帮着盯住你的敌人。”

 

“......好吧。”

 

“危险,安吉拉!为什么岛田源氏会来刺杀你,明明我们都是伙伴,你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小姐,这只是游戏,我是一个奶,他们当然会针对奶,虽然我头顶上写着安吉拉·齐格勒,但是我不是真正的天使,你可以把这理解为我们为了提升自身技术进行的比赛。”

 

“虽然我没听太懂,但是安吉拉,你们这边的源氏也没有去刺杀对面后排的卢西奥啊,虽然这么说让我感到很罪过。”

 

“好吧,有时候队友确实不知道他们应该干什么的,他们没考虑到这点。”

 

“而且齐格勒博士,我认为你被对面火力骚扰的时候应该呼叫队友的支援,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小了,守望先锋向来是以精湛配合而著称——小心!”

 

“呃,我该叫你什么好吧法芮尔,你说的没错,但是我不能说话。”

 

“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生,如果不小心出声暴露了的话队友就会怪我。”

 

“怎么会这样?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话语。仅仅因为性别就会被歧视?一个女性因为自身性别就要为一切他人的失误负责?!哦我的天,这些人得来点教训,他们没有资格参与这种重要的营救活动。”

 

“呃,不用这么激动法芮尔,他们并不是有意的,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从他们出生开始就自然而然地被教成这样——我想有时是我自己想太多。”

 

“对不起齐格勒博士,是我太冲动。”

 

“其实我也遇到过很多人很好的玩家,所以我不会因为小部分人就否定所有人,我很喜欢天使这个英雄,因为我总是想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您再次安抚了我的心灵。”

 

“诶?!好吧....唔其实我也挺想和大家说话的,一个人玩游戏总是很寂寞....法芮尔在那个世界是有很多伙伴的吧。”

 

“是的,我们曾经是一个大家庭...但是后来一切都不一样了,那场爆炸几乎摧毁了我们的一切。”

 

“是的,我知道....那么抱歉提到你的伤心事,法芮尔。”

 

“其实你可以叫我法拉,我...我想听你叫我这个。”

 

“法拉?是这样吗,我没有发错读音吧。”

 

“......你念得很准,非常好了,啊安吉拉你们第二场比赛快开始了。”

 

“(笑声)”

“......唔别笑了安吉拉,快过去。”

 

“好吧法拉拉。”

 

“等等你叫我什么虽然我也不排斥这样但是我——啊比赛开始了。”

 

“安吉拉的身姿太好看了,穿梭于战场上像女武神一样。”

 

“不要这么说,我会害羞的。”

 

“......原来死人也能复生吗!在这个世界竟然还会有这种事。”

 

“你可以把他们看成数据组成的个体,复活只是把打散的数据重新组合起来了,这就是我最大的作用,帮助队友渡过难关。”

 

“话虽这么说...亲眼见到还是....安吉拉,你的裙子很美...和你很配。”

 

“谢谢。”

 

“我看到了那个数字,3比2 ,这是你们获得胜利的意思吗?恭喜,安吉拉。”

 

“请等一下,不要走,法拉。”

 

“诶?”

 

“等等,我好像被拉进了另一个场景,这里是......直布罗陀?这熟悉的感觉,我从没想到会再次来到这里。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尽管你告诉我这只是场游戏,但是我却真真切切地看见了那些我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我多么希望现实里能像游戏一样和家人们团聚啊,虽然那可能只是幻想——”

 

“往那边看,法拉,看看那是谁。”

 

“啊那是,那是妈妈!她在对我打招呼!我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她...我太开心了,原谅我的失礼,安吉拉...能看到健康的她真是...我都不记得她年轻时曾经这么美。”

 

“是呀,我一直很敬佩她,她是一名执着的女性。”

 

“比赛是开始了吗,那么我该怎么做?”

 

“我会跟着你的,把对面的敌人消灭,车推到终点就行。安心,法芮尔,他们并不是真正地死去了,那只是数据,过几秒人就会复活。”

 

“所以这就跟基地的VR模拟训练靶场一样,人不会真正死去,是这样吗。”

 

“领悟力不错,法拉。”

 

“那么我起飞了——我方空域安全,已夺取制空权。安吉拉,请呆在我视野内,这样你随时能飞上来。”

 

“其实法拉拉还是想让我跟着你吧。”

 

“!也,并不是整个都是这种意思,当然也有点...!麦克雷那混球在远处点我!嘁,还裹着条浴巾,真恶心。”

 

“有我跟着你呢,来,我们过去揍他”

 

“啊,麦克雷的尸体飞起来了,虽然知道只是数据但我还是有点微妙的难过,啊不过还是很解气的。看到昔日的队友死在自己眼前总是一种复杂的体验。”

 

“看来法拉在模拟训练靶场经常被麦克雷针对呢。”

 

“没有那回事,最多我和他六四开,战术目镜——安吉拉快躲开!......原来,这就是数据被打乱消散的感觉吗,像漂浮在空气里一样...”

 

“不,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死。”

 

“...有谁在对我说话吗?”

 

“Heroes never die!复活吧,我的法老之鹰!”

 

“?!我复活了,是你吗,安吉拉!这种温暖的黄光,你不知道我有多怀念那些沐浴在你光下的日子,直到组织直接解散后好多年我都没有机会再见到...我再也没有...好吧我扯远了,队友在叫我们集合。”

 

“我会关照你的,法拉,即使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也有人一直在默默注视你,你不会是一个人。”

 

“(害羞地默默飞走)”

 

“慢一点呀你卡我视角了,我跟不上你的飞行轨迹。”

 

“啊啊抱歉安吉拉,现在可以跟上了吗,啊队友已经把车推到第二个点了。我们这样...按游戏里的说法,是不是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通俗一点来说我们在划水,但是比起游戏我想和你多待一会儿,你真可爱。”

 

“!”

 

“我一直以为法老之鹰是假小子一样的性格,嗯...但是这样也不错呢,而且我真的想了解更多关于你的事情。”

 

“那么游戏胜利后我会告诉安吉拉所有关于我的事。”

 

“真的吗。”

 

“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呢安吉,你复活得很好,队友都在夸你,如果没有你刚才我们那一波就会被对面团灭,你比你自己想象得要好得多,打起精神来。你不是还想听我的故事吗?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我是怎样的...”

 

“我们去和队友一起吧,法拉,等比赛结束了再说。”

 

“敌方减员,我们可以前压——跟上我的步伐特供们!胜利近在眼前了——等等那是,午时已到,紧急下落中,请求支援!安吉拉赶快离开这边,队友已经全部——”

 

“相信我,法拉,我是你的守护天使——上吧!”

 

“!Justice rise from above!敌方炮台单位已清除,任务完成,安吉拉!”

 

“英雄不朽!”

 

“我们胜利了,安吉拉。冒昧地这么称呼你,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你才合适...你又救了我一次,医生。那么我想让你听听我的——等等,这种感觉,离我远点安吉拉!快松手,传送器可能上线了,我——”

 

“虽然我真的有些嫉妒原本的安吉拉,因为我只是一个玩家...但是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法拉,有人愿意多看一眼在他们身后的我,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啊安吉拉该多么幸福啊,总有个人在背后默默注视她的身影,随时愿意为她挡下那颗袭来的子弹...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有这种想法,但是我真的,真的非常希望不再孤独一人,你让我宛若新生,我想一切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糟糕...“.

”啊,你开始消失了,我已经看不清你的躯干,再有十秒我也会被系统拉出比赛...真糟,看不清你的脸了......“

”那么就只说一句话,谢谢你,谢谢你,法拉。”

“去找你的安吉拉吧,不要错过她。”

 

“法老之鹰已经恢复联络,呼叫指挥部。”

 

“这里是秩序之光,确认时空未有异常波动,请迅速前往指挥台接受讯问。” 

“赛特娅,安吉拉在吗?”

“你为什么问这个,她刚从南半球过来,正在房间里倒时差,有什么急事吗?”

 

“我不能再一次失去她了。”

 

(End.)

评论(4)
热度(43)

© 韵乃YuNaiELK | Powered by LOFTER